1950年,毛主席签发第一份紧急搜捕令,湖南一小学校长闻讯后诈死

1950年11月的一天,湖南省人民政府收到了一份中央紧急电令,顿时如临大敌。这份中央紧急电令是由毛泽东亲自起草的。这是毛泽东建国后亲自起草的第一份紧急追捕令。

1950年,毛主席签发第一份紧急搜捕令,湖南一小学校长闻讯后诈死

究竟是什么紧急电令能让湖南省人民政府如临大敌?紧急电令的主要内容是:

湖南省人民政府收到电令起,立刻着手查明茶陵县罗克绍此人是否尚存?若在,立刻从速逮捕。

那这罗克绍又是什么人,能让毛泽东亲自起草这份紧急追捕令?

事情还要从1927年10月,毛泽东率领“三湾改编”后的秋收起义部队、到达井冈山、建立党组织、发展武装力量、建立红色政权开始说起。

那时,1877年出生的客家人罗克绍是井冈山的富豪,结交了不少狐朋狗友,手里甚至还有一家兵工厂。当领导农民打土豪、分田地的毛泽东率领部队来到井冈山后,对罗克绍的“政权”产生了威胁。

罗克绍不仅不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反而为了对付毛泽东,建立了一支专门对付红军的所谓的国民党茶陵县“义勇队”。

后来,还在蒋介石的支持下,统筹管理茶陵县,宁冈县、酃县三县的团防,成为了湘赣边界最大的民防武装头目。

但罗克绍和毛泽东第一次“结怨”,是在1927年12月中旬的一天。说到这次冲突,就不得不提一下红军叛徒陈浩。

事情是这样的。

1927年12月下旬,秋收起义部队第三营负责据守城东方向。在张子清营长和伍中豪副营长冷静且机智的指挥下,第三营一次次打退了国民党吴尚独立团的疯狂进攻。

1950年,毛主席签发第一份紧急搜捕令,湖南一小学校长闻讯后诈死

就在敌人败退间隙,收到撤退命令的张子清营长,连忙从团临时指挥所跑来告诉伍中豪副营长。伍中豪心想:早就该撤退了,马上又能和毛委员见面了。

伍中豪和张子清向全营战士下达完“迅速撤退、坡下集合”的命令后,开始翘首眺望井冈山方向。

张子清、伍中豪率领的第三营,其实并没有在茶陵县久待的想法。只是那天第三营从湖南桂东回来途经茶陵县时,刚好和驻扎在这里的一营会合。刚会合没多久,就接到了敌正规军吴尚进攻的消息,这才迫不得已开始厮杀。

出身于黄埔第四期的伍中豪知道敌众我寡的情况,不好硬拼,曾经多次向前来督战的团长陈浩,提出尽快撤离的建议。可是陈浩每次听完就会斥责伍中豪:“怕死就别当兵!”

只是想保存部队有生力量的伍中豪非常生气,自己才不怕死!

现在团长陈浩突然下达撤离的命令,伍中豪虽然高兴,但是也心生疑惑,毕竟团长只说撤离,并没有告诉战士们方向。一头雾水的战士们只好跟着部队走。

伍中豪问张子清:到底要撤到哪里去?张子清摇摇头说自己也不知道,团长没说,只要我们服从命令。

半夜时刻,团长陈浩的新命令下来了:三营作为先头部队,从城东带领全队撤出。伍中豪越走越觉得不对劲,便悄悄问张子清:部队这到底要去哪里呀?

张子清很闷沉地说:

“团长只说,让我们往酃县水口方向走,具体去哪儿我也不清楚。团长特别古怪。”

伍中豪还是觉得不对劲:去井冈山应该向东,现在这方向怕不是回井冈山哦。团长究竟要把队伍带到哪里去?这好不容易拉起的队伍万一出点差错,我如何对得起毛委员呢?

1950年,毛主席签发第一份紧急搜捕令,湖南一小学校长闻讯后诈死

出城后,道路越走越艰难,天气也变得越来越差。从开始的没有星星月亮,到后来的滂沱大雨,饥饿和寒冷包裹了部队的所有战士。

战士们只好小心翼翼地走,速度越来越慢。

可就在这时,有战士来向伍中豪报告:“陈浩团长和韩昌建参谋长来了。”伍中豪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伍中豪很清楚这二人就是为了行军速度缓慢一事而来。

果然,披着军用雨衣的团长程浩质问伍中豪:“伍中豪,你们三营为什么走得这么慢!”伍中豪解释:

“天黑,又下雨,战士们打了太久,太疲劳了,路不好走,战士们也没力气走太快。”但团长陈浩根本没搭理伍中豪的解释,只甩下一句“明天黄昏必须赶到湖口!”就气冲冲地走了。

战士们只好勉强加快脚步。到天亮时,陈浩才下令让部队休息片刻,趁此间隙,三营的领导凑在一起开会。

伍中豪认为陈浩鬼鬼祟祟,必有阴谋。三营党代表何挺颖也很担忧:这样会毁了部队。最后,营长张子清一锤定音:立刻派人去井冈山,将情况报告给毛委员。

为了延缓队伍行进速度,张子清和伍中豪还想出了个主意——装病!

果然,当副团长徐庶看见二人都躺在担架上,回去向陈浩报告时,陈浩非常生气,嘟囔着:“早不病晚不病,这俩人偏偏挑这个时候病。”徐庶询问陈浩该怎么办?陈浩一咬牙,开会下令:明日让黄子吉的一营,做先头部队,让三营去队伍后面。

装病的张子清和伍中豪听完命令后,非常高兴——我们在后面更好拖延时间,等毛委员到来。没过多久,有岗哨跑来报告:营长,我们在路口抓住了奸细!

伍中豪用手电筒一照,发现这所谓的奸细,原来是团长陈浩的贴身副官刘某,刘某还是一身老百姓装束。被捆得结结实实的刘副官趾高气昂地斥责张子清和伍中豪:

你们的士兵太无理了,立刻替我松绑,让我回团部。

伍中豪觉得刘副官行为很可疑,与张子清嘀咕几句后,开始稳住刘副官:

“别急,先去我们那儿休息休息啊!”

1950年,毛主席签发第一份紧急搜捕令,湖南一小学校长闻讯后诈死

顺手就把刘副官关押起来了,还对他身上物件搜查了一番,果然发现了一份了不得的东西——一份牛皮纸信函!

伍中豪和张子清打开一看,发现这居然是黄埔一期学员(团长)陈浩与国民党十三军军长方鼎英的联络信件。而且参与人员不止团长陈浩一个,还有参谋长韩昌建、副团长徐庶等人。目的就是将部队拉到湖南,投靠国民党十三军。

伍中豪气愤地说:“叛徒!你们居然要向国民党投降!”

厚颜无耻的刘副官居然还开始劝说伍中豪、张子清:

“跟着那姓毛的有什么好处?只能天天吃糠咽菜,蹲山沟,跟着方军长不仅能吃香的喝辣的,还能住上好房开上豪车。只要你们乖乖配合我和团长把部队带往湘南,指不定将来,方鼎英军长一高兴还会晋升你们呢。哪里不比这小小的营长好。”

伍中豪很想揍刘副官一顿,但被张子清阻拦住了。

张子清告诉伍中豪:“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随后二人离开柴房,立刻召开全营干部紧急会议:

第一,秘密监禁刘副官,避免走漏消息;第二,放慢行军速度,为毛委员赢得时间。

话说另一边日夜兼程的联络员终于在茨坪见到了毛委员。毛泽东听完联络员的话,十分吃惊,他知道大事不妙。毛泽东不顾自己的脚伤,坚持立刻让警卫员叫来陈伯钧、毛泽覃、黎育教三人,让他们带上一个班,和自己一起去茶陵,追赶陈浩的部队。

毛泽覃本想劝毛泽东别去。但毛泽东坚持此事只有自己去解决才能解决。

1950年,毛主席签发第一份紧急搜捕令,湖南一小学校长闻讯后诈死

为了追赶陈浩必须要经过江口村,江口村又是罗克绍把守的重地。毛泽东本想悄悄过去,可奈何被人发现,双方开始了激战。

对方人数众多,又占据有利地形。毛泽东心急如焚,若是天亮前不赶到湖口,就追不回陈浩带的队伍了,毛泽东急得险些破口大骂罗克绍。

最后,毛泽东不得已决定留下大部分部队,吸引敌军火力,自己则带领几人趁夜色搭木排,沿河而下。这是个冒险的方案,若是被发现,毛泽东必死无疑。但在大部队的掩护下,毛泽东一行终于顺利抵达湖口。

好不容易到湖口了,可是湖口没有人啊!

毛泽东心都凉了一半,连忙找人问老乡,才得知第一团刚走十多分钟。还好,还来得及。毛泽东一行紧追紧赶,终于,在浣溪街追上了第一团的队尾,大喊:“等等!等等!”

听到毛泽东的叫喊,位于队尾的第三营全体战士立刻停下,命令往前传,第一团的战士全都停下来了。张子清、伍中豪、何挺颖等人热泪盈眶,终于听到毛主席的声音了!几人激动地握住毛泽东的手。

陈浩、韩昌建、徐庶等人先是看到部队停下来了,随后又听说毛泽东来了,立刻心怀不安。可没想到,毛泽东竟然和颜悦色地跟他们说话。

几人的心暂时安稳下来,他们知道这次裹挟队伍投敌的事情失败了,但他们相信没人知道自己的计划,所以,决定还是先跟毛泽东回山,以免自己想投敌的想法被发现。

但是他们不知道毛泽东早就知道了。

1950年,毛主席签发第一份紧急搜捕令,湖南一小学校长闻讯后诈死

部队回到井冈山下不远的一处小山村,毛泽东立刻以开会的名义,通知陈浩、韩昌建、徐庶等人参加会议。刚进会场,陈浩等人就发现了不对劲——以毛泽东为首的几个委员脸色严峻地坐在桌前。

毛泽东质问陈浩:“你把队伍带去湘南是真的打游击吗?”

陈浩死不悔改说:“是的啊,我就是去打游击的。

韩昌建、徐庶等人还给他作证说:“此事是我们几个领导集体研究决定的。”

几人的狡辩,让毛泽东怒上心头:“你们分明是去叛变投敌!”陈浩死不认罪,声称这是有人诬蔑。听不下去的伍中豪立刻将陈浩写给方鼎英的亲笔信拍在桌前,说:“你们还狡辩!这就是铁证!”

看到白纸黑字的信函,陈浩、韩昌剑、徐庶等人哆嗦了一下,不敢再狡辩,垂头丧气,只好承认自己想要投靠方鼎英的事实。

在前委的决定下,陈浩等人的枪支被卸下,押往袁文才的团部。

1950年,毛主席签发第一份紧急搜捕令,湖南一小学校长闻讯后诈死

毛泽东在第二天召开了全体军人大会,宣布了陈浩等人叛变投敌的丑恶罪行,并宣布判处几人死刑。

红军队伍是挽救回来了,可是罗克绍蓄意阻拦,差点误了大事,对此,毛泽东一生都没有忘记。

这支工农革命军被陈浩拖往国民党军队的危险,毛泽东深知,正是罗克绍在江口村阻拦,才差点铸成大错,因为就差那么一点点——十分钟,这支部队就有可能带不回来了。

其实,罗克绍的罪行远不止于此。

1928年1月,接到密报的罗克绍召集民防团,向正在开会的尧水区工农兵政府进攻。区农民自卫队的暗哨发现了罗克绍的民防团,立刻开火示警。但密集的枪炮也打在了暗哨的身上。

区农民自卫队队长尹子斌得知罗克绍来袭,丝毫不敢耽误,顿时如临大敌。一方面,组织人员进行阻击,另一方面,派人通知开会人员立刻撤离。

可惜,区农民自卫队在人数和武器上都不占优势,很快,便被罗克绍的民防团全部打死——尹子斌当场牺牲,18名苏维埃干部惨遭杀害。

为此,罗克绍居然还受到了湖南省政府的通电嘉奖和一笔奖金。

1928年8月,红军在湘赣边界遭受重大挫折。根据地中心的宁冈县等地军队空虚,为了方便办公,龙市区的路,村上寨等四乡的工农兵政府都集合在了新龙庵。

罗克绍还严刑逼供,招收了叛徒(这个叛徒是之前罗克绍的义勇队,在山上搜缴时,抓到的上寨乡党支部成员刘定桂!)

在叛徒刘定桂的告知下,罗克绍亲自率领两百多人带枪奇袭、围住了上寨新龙庵。

1950年,毛主席签发第一份紧急搜捕令,湖南一小学校长闻讯后诈死

虽然,已经有巡逻哨的提前鸣枪示警,但是依旧有驻扎在新龙庵内的部分人员来不及跑上山,被罗克绍的人团团围住。

这次新龙庵遇袭,给红军造成了巨大损失——罗克绍当场打死19名苏维埃干部,抓捕多人,制造了湘赣边界“八月失败”中的大血案。

后来,罗克绍还率领义勇队在上寨、腾村一带大肆烧杀抢掠,烧毁民房,抢走他们的耕牛。

这消息传到井冈山毛泽东耳朵里时,毛泽东心痛得连饭都吃不下了。

毛泽东心痛地说:

“井冈山的两大地头蛇,左有肖家壁,右有罗克绍,这二人不除,红军无法得安宁。”

随即命令苏维埃政府组织反击,打压民防团的嚣张气焰。

是的,因为当时朱毛红军主力已经不在井冈山范围内了。罗克绍也就成为了湘赣边界最大的反动武装头目。

1929年3月上旬,湘赣两省国民党政府还联合任命罗克绍为茶陵县、宁冈县、酃县三个县的团防总指挥,还拨给他钱财和钢材,帮助他修建小型兵工厂,进一步增强他的军事力量。

还有一件事,袁文才曾经活捉罗克绍,没有杀他,反而予以款待,就是希望罗克绍能够主动与革命合作,交出兵工厂,为红军武装增添力量。

但袁文才和王佐的这份良苦用心,却因此被湘赣边界特委误会成“想要和罗克绍勾结反派革命”。而在这“误会”中,湘赣边界的豪绅阶级“出了不少力”——他们一方面散布谣言,说庆祝袁文才和罗克少携手合作。

另一方面,还在宁冈县和茶陵县交壤的一些村庄贴上了“热烈欢迎袁文才归顺国民党政府”、“热烈庆祝袁罗二人携手合作”类似的标语,给湘赣边界特委负责人们的心中埋下了诱杀袁文才、王佐的思想。

1930年2月24日,不清楚实际情况的湘赣边界特委,居然真的用“编队打吉安”的命令,将袁文才、王佐和他的部队引诱至永新县城。

在红五军部队的协助下,不听辩解,残忍地杀害了袁文才和王佐,还解散了袁文才、王佐的部队——红四军32团。

可以说,活捉罗克绍就是袁、王二人被杀事件的导火线。

1950年,毛主席签发第一份紧急搜捕令,湖南一小学校长闻讯后诈死

袁文才和王佐死后,湘赣边界特委居然放走了被关在茅坪的罗克绍,让他继续与人民为敌。

解放初期,罗克绍见国民党大势已去,自己不能再和红军作对,便立刻解散联防团,交出武器,捐出自己的全部财产和土地,带着自己的家人,穿得破破烂烂,住在一座破旧的土砖房中。

当时,新来的解放军工作组不了解情况,还认为在这么偏远的地区,这种能主动捐出自己财产和土地的地主很难得,就把罗克绍当成是位开明绅士、可依靠的对象,罗克绍处处体现出对解放军的配合。

后来,解放军工作组在筹划召集村民开会和划分土地重大事情时,还经常让罗克绍帮忙,甚至还让有文化的罗克绍去当地小学教书,担任小学校长。

罗克绍满心欢喜地以为自己就能这样安稳地度过一生,没有人会再记得自己曾经对红军做过的事情。

但苍天有眼,罗克绍的滔天罪行怎么能被人轻易遗忘呢!谁都会忘,但毛泽东绝不会忘,那些被枪杀的苏维埃干部不会忘记,那些牺牲在罗克绍民防团枪下的农民自卫队的人,不会忘记,袁文才、王佐也不会忘记。

1950年11月,毛泽东第一次亲自起草电令,命令湖南省人民政府立刻找到并且逮捕罗克绍。湖南省人民政府立刻派人去茶陵县展开调查。

但消息却被罗克介绍给一个在乡政府当办事员的亲戚知晓了。罗克绍想到了诈死:

第一天,让人宣布自己突患重病;第二天,宣布自己不治身亡;第三天,以自己染了急性病、易传染为理由,迅速掩埋。

果然,第三天,前来抓捕罗克绍的军警信了这个消息,只是简单地看了看罗克绍的坟墓,便打算回去复命。

但是,这时有一个老公安非常怀疑,哪有那么凑巧的事。便立刻趁夜派人挖开罗克绍的坟墓,发现居然是座空坟!

军警们立刻展开调查,发现罗克绍家中每天都有人外出送饭。在多日跟踪后,成功在后山的一个山洞中抓获罗克绍。

1950年,毛主席签发第一份紧急搜捕令,湖南一小学校长闻讯后诈死

随后,罗克绍被直接押往长沙。经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审后,一审判处死刑。湖南省政府副主席谭余保立刻向毛泽东主席发电报,声称已抓捕罗克绍。

1951年2月10日,恶贯满盈的罗克绍在长沙“识字岭”被执行枪决。

与人民为敌的人终究会受到惩罚。哪怕你隐姓埋名、改头换面,也依旧逃不过法律的制裁。人在做天在看,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用代理价购买淘宝、京东、拼多多商品,享全网最高返利,了解一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创客坊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uangkefang.cn/w/1204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