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灵甫的妻子,晚年登上孟良崮,指着丈夫的墓碑说:留个位置给我

在蒋介石的嫡系部队之中,第74军张灵甫所部,是较为精锐的一支力量。

影视剧里刻画的张灵甫,胆大包天,目空一切。然而真实的张灵甫,绝望、灰心、避战……早就预料到自己死无葬身之地,甚至想要通过休假的方式避免灾祸。

然而作为国民党主要将领,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1947年,张灵甫的部队与华东野战军在孟良崮遭遇。

在我党军队的强大攻势下,张灵甫军一触即溃,张灵甫本人也被击溃。

几十年以后,一个年过古稀的女人,登上了孟良崮,指着张灵甫的墓碑说:在此墓的旁边,留一个位置给她。

这个女人,就是张灵甫的第三任妻子——王玉玲。

张灵甫的妻子,晚年登上孟良崮,指着丈夫的墓碑说:留个位置给我

1928年,王玉玲出生在湖南长沙的名门望族。1937年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王玉玲才刚刚九岁的年纪,像她所在的这种大户人家,早早的就开始外出避难,想要躲开那纷飞的战火。

在王玉玲离开长沙的时候,张灵甫则在上海,参加了淞沪会战。

王家逃难的时候,王玉玲的父亲分到了家里的两辆大卡车,为了装更多东西,所以拆掉了大部分的座椅。带着家里的贵重物品,踏上了颠沛流离之路。

那时候,年幼的王玉玲并不知道战争的可怕,只知道家里乱糟糟的,大人都惊慌失措。小姑娘们,依旧笑得开心,依旧玩玩闹闹。

直到有一天,王玉玲路过中日交战的地方,她看到满目疮痍的土地,残垣断壁的废墟,到处都是尸体,散发着刺鼻的腥气。

王玉玲回去问母亲,为何会那般惨烈,母亲讲清楚战争的经过之后,女儿才知道是日本鬼子侵略中国,以至于家里人跑都没有地方跑。

当时,王玉玲非常生气,可也非常的害怕,她询问母亲,自己能否为战场出力呢?母亲则说小孩子除了添乱,能做什么呢?长大之后再说吧。

小孩子对战争的了解并不多,王玉玲也不知道谁是张灵甫,更猜不到自己大半辈子的时光,都会带着“张灵甫妻子”的称号生活。

直到日本投降,抗战胜利之后,王玉玲才回到了自己的故乡长沙。

张灵甫的妻子,晚年登上孟良崮,指着丈夫的墓碑说:留个位置给我

(长沙大火)

十四年抗战,十四年血泪史,就拿长沙来说,是二战毁坏最严重的四座城市之一,另外三座是斯大林格勒、广岛、长崎……

一把大火,长沙成了焦土,那些逃不走的穷苦人家,成了战火当中的枯骨。长沙有太多悲惨的案例,例如有母亲抱着孩子躲在水缸里,被大火活活煮死……

这座城市已经面目全非,而当年逃难而走的王玉玲,再归来已经是十七岁的大姑娘,长得貌美如花,身材高挑,亭亭玉立。

王家是名门望族,家里的姑娘们叽叽喳喳嬉闹着,去往理发店剪头发,王玉玲也跟着去了。万万没想到,她会因为这次理发,邂逅国军将领。

理发师抄起剪刀,熟练的为王玉玲修剪那三千青丝,和头发一样长也和头发一样细密的,是少女那初开的情窦。

王玉玲透过镜子,看到身后坐着一位军人,身材笔挺,头戴军帽。

这军人正是张灵甫,双眼盯着镜子里的王玉玲,瞳孔泛着异样的目光……

按照王玉玲的话说,当时张灵甫恨不得一头钻进镜子里……这种行为在女人看来,属于是非常无礼的。

王玉玲对此很生气,心说这是哪里来的男人,盯着小姑娘看什么呢?也是因为她越想越生气,忍不住瞪大眼睛,朝着镜子里的张灵甫狠狠瞪了一眼。

就这一眼,定了王玉玲的终身……张灵甫在结婚之后,说正是被瞪了一眼,才对王玉玲有了兴趣,王玉玲则说你少在这里臭美……不过这也是后话了。

且说张灵甫自从第一次遇到王玉玲之后,便对那王家姑娘念念不忘,随即托朋友送去邀请函,要请王家人吃饭。

饭桌上,则显得有些尴尬,毕竟张灵甫的年纪,和王玉玲相差太多。

有个细节是,同桌的张处长,问王玉玲的伯母多大年纪?伯母说三十二岁。

张处长说张灵甫也三十二岁,你俩干一杯吧……实际上少说了十岁,张灵甫已经四十多岁的年纪。

按照后来张灵甫自己的说法,他当时非常非常尴尬,虽然尴尬到满脸通红,但又不好拆穿张处长,所以那时候红着脸和王玉玲的伯母干杯。

张灵甫的妻子,晚年登上孟良崮,指着丈夫的墓碑说:留个位置给我

那张处长则充当媒人的角色,开始大谈张灵甫的婚姻,说这个年纪了依旧是单身之类的。

张处长谈完了张灵甫,便询问王家太太,既然你是老长沙人了,能不能介绍谁家小姐、为张灵甫张副军长讨个老婆呢?

王太太对张处长说,如果有合适的,一定会介绍给张副军长。

那张处长又说:“你们家那么多小姐,也可以介绍嘛……”

王太太则回应说,年龄大的都已经名花有主,至于年纪小的,则年纪又太小了……

张处长的目光,直勾勾望向了王玉玲,当面就说:“那就找那个不大不小的嘛……”

王玉玲原本只顾着吃,结果一听这话,就知道是奔着自己来的,所以非常生气,脸色当即就变得很难看。

王玉玲才十六七岁,她对张灵甫仅有的了解,便是那一身军装,心里暗暗猜测,应该是个军人吧。

饭局结束,王家人离开了饭店之后,王太太就开始做侄女王玉玲的思想工作,说张灵甫的身份,说张灵甫的地位。

当时的王玉玲很叛逆,越是有人说张灵甫的好话,她就越是不拿张灵甫当盘菜,结果周围的家人们,转着圈的劝王玉玲。

第二天,张灵甫就去往王府做客,去了一次之后就有二次,进而一发不可收拾。

王玉玲则故意不搭理张灵甫,而且随着张灵甫去王家的次数多了之后,王玉玲就故意出门,躲开张灵甫。

爱情大部分都是始于颜值,王玉玲刚开始认为张灵甫长得并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不过时间长了之后,也就看得顺眼了。

张灵甫每次去王家的时候,都会在王玉玲的面前,大谈自己的战场经历,大谈学校里的所见所闻。

张灵甫的妻子,晚年登上孟良崮,指着丈夫的墓碑说:留个位置给我

(张灵甫年轻时)

时间久了之后,王玉玲也就渐渐动心,王玉玲在回忆录里这样写:我只觉得他很可靠,有时候就觉得他像我爸爸、有时候也像我的好朋友,所以对他很信赖。

王玉玲的母亲,得知张灵甫向自家女儿求婚后,立刻站出来反对,拒绝这门婚事。

这里面的原因有很多,一是母亲认为,女儿王玉玲和张灵甫的年纪相差太大,二是母亲守寡半辈子,不希望女儿嫁给军人。

倘若王玉玲嫁给了张灵甫,而张灵甫死在了战场上的话,女儿岂不是重演了母亲的悲剧吗?

母亲对这门婚事的考虑,最重要的就是“可靠”,所以坚决反对王玉玲嫁给张灵甫。至于别的因素,则是张灵甫腿瘸、跛脚。

不过拿王家来说,当家的并非王玉玲的母亲,再加上王玉玲本人答应了这门婚事。

张灵甫的妻子,晚年登上孟良崮,指着丈夫的墓碑说:留个位置给我

(张灵甫)

以王玉玲的视角来看,既然抗日战争已经结束,所以军人也就不会再碰上枪林弹雨的场面,未来大概率是安全的。

总之,张灵甫和王玉玲定亲了。就在他们定好结婚日期的时候,张灵甫接到蒋介石的升迁令,从副军长当上了军长。

因为张灵甫的升迁,要去往南京报道,所以举行婚礼的地点,也就转移到了上海,先结婚,再升迁。

结婚显得很匆忙,王玉玲穿着不怎么合脚的鞋子,而张灵甫则随便借来了一身西装。

洞房花烛夜,夫妻俩是在火车上度过的,张灵甫和王玉玲,睡着上下铺离开了上海,去往南京。

张灵甫正式上任74军的军长,他和妻子王玉玲,在南京度了蜜月,那是俩人的缘分当中,最为甜蜜的一段岁月。

在南京的时候,张灵甫要教会妻子王玉玲骑马,但女孩子却始终无法掌握要领。

尤其是张灵甫骑着马跑在前面的时候,王玉玲胯下的那匹马,却跟着张灵甫一直跑,王玉玲怎么也控制不住,于是大喊别跑那么快。

张灵甫则扭过头,朝着妻子王玉玲一直笑……

在感情方面,张灵甫无疑是情场老手,总能哄王玉玲开心。有一次,张灵甫说如果自己去大街上要饭,妻子就会帮忙拿碗,这种夫唱妇随,才是真正的幸福。

王玉玲这种十七岁的姑娘,听到张灵甫的这番话之后,那自然感觉很幸福。

张灵甫的妻子,晚年登上孟良崮,指着丈夫的墓碑说:留个位置给我

俩人也曾爆发过争吵,王玉玲一怒之下,大喊着说要跟张灵甫离婚。

张灵甫脸色一变,他为了让妻子原谅自己,所以立正敬礼,摆出军人的姿势。

王玉玲说干嘛敬礼?我又不是你的长官……张灵甫则表示,如果无法获得妻子王玉玲的原谅,那自己就一直敬礼,手不放下来。

王玉玲噘着嘴,又生气又想笑……

张灵甫的妻子,晚年登上孟良崮,指着丈夫的墓碑说:留个位置给我

直到有一天,王玉玲突然听身边人说,你丈夫张灵甫现在是大红人。

红到什么程度呢?犹如蒋介石的御林军,负责保护南京,其身份地位可想而知。

当时的历史背景是:国民党、共产党、美国人、苏联人……在南京讨论国共谈判的事情。

在这场规模浩大、牵扯众多的谈判当中,张灵甫自然无法置身事外,所以每天都会收到各种邀请,参加各种会议和宴会。

王玉玲能适应婚后的家庭生活,却不适应婚后的军长太太身份,非常讨厌各种政治场合。

王玉玲喜欢的生活,是张灵甫带着自己到处游玩。

张灵甫的妻子,晚年登上孟良崮,指着丈夫的墓碑说:留个位置给我

(王玲玉)

俩人婚后之后没多久,张灵甫就接到命令,准备去前线打仗。

解放战争的大幕拉开之后,军人便如同投入烈火的干柴,又好似扎进火海的输油管道,参与人数越多,火焰就会越炽烈。

解放战争,无疑是一场烧天的大火!要烧光腐朽丑陋的蒋家王朝,而张灵甫身为蒋介石手下的一把枪,自然会引火烧身,自然会玩火自焚。  

张灵甫接到命令的时间,是1946年8月,他们74军,要去往华东战场。

妻子得知丈夫要上前线,王玉玲为张灵甫收拾行囊,在她的心目中,丈夫总是能够打胜仗,所以对死亡这个概念非常陌生。

张灵甫要走的时候,王玉玲非常平静,认为丈夫是军长,肯定能够活着回来。

张灵甫的妻子,晚年登上孟良崮,指着丈夫的墓碑说:留个位置给我

毫无疑问,国民党这种私人军队性质的部队,面对国家和人民的军队,毫无任何胜算可言。

之前的抗日战争,是属于中国和日本的民族战争,国民党凭借多年的家底,倒是能跟日寇连番激战,抗日部队能够获得很多老百姓的支持。

但现在的解放战争,属于是国家内部的“社会矛盾”,国军犹如是离开水的鱼,又好似没了四条腿的老虎。

鱼哪怕再大,离开海洋的支持,也终究会搁浅;虎哪怕再凶,如果没了四条腿,也终究会被剥皮碎骨。

张灵甫的74军,碰上解放军之后,被打成了74师,所谓的国军精锐,在人民军队面前,实则不堪一击。

张灵甫也已经意识到,自己会死无葬身之地。虽然说国军改变战术,大兵团聚拢到一处,蜷缩成一只老虎,但对面的粟裕,已经做好了虎口拔牙的一切准备,拔掉74师!

张灵甫的妻子,晚年登上孟良崮,指着丈夫的墓碑说:留个位置给我

在战场上,张灵甫总是写信给妻子,说非常想念王玉玲,说要照顾好家里的鱼和花。

张灵甫找来一张纸,亲自设计了家里的花园,然后寄给妻子王玉玲。因为张灵甫从未在王玉玲面前说过战争多可怕,所以妻子内心深处,并不怎么了解战争的恐怖。

王玉玲怀孕九个月的时候,她去往前线看望丈夫张灵甫,时间是1947年,正值春暖花开。

王玉玲走路很困难,在别人的搀扶下,见到了自己的丈夫。

当天晚上,张灵甫像是哄小孩一样,哄着王玉玲早点睡,以后生活中不要发愁,那样人会瘦。

王玉玲说自己不懂什么是发愁,只要眼皮闭上,就什么也不愁,只想着睡觉。

战场终究不是孕妇该呆的地方,王玉玲和张灵甫分别的时候,却不知这次分别是永诀,更不知道往后余生,多是忧愁。

王玉玲分娩之后,她通过电话联系丈夫张灵甫,说生了个白胖小子。 

张灵甫喜当爹,心情非常兴奋,所以在电话里高兴的大笑,围绕着儿子问这问那的。

张灵甫的妻子,晚年登上孟良崮,指着丈夫的墓碑说:留个位置给我

(左一是张灵甫的儿子张道宇)

自从王玉玲将母子二人的照片,寄给张灵甫之后,这便是夫妻二人最后一次联络。

没过几天,家里就开始变得奇怪了,王玉玲坐着月子,门口站着卫兵,之前送来送去的报纸,也一律暂停。

王玉玲询问自己的丈夫什么时候回来,那些国民党的姨太太,则说几个月不回来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无须担心。

王玉玲听信了别人的这番话,直到几个月之后,74师的杨参谋,一步步走进了客厅,然后跪在了王玉玲的面前。

这参谋一边哭一边讲述孟良崮,说打得多么多么惨烈……友军多么多么冷漠。

笔者在这里解释两句:无论是电影当中,还是74师的亲历者,都痛骂国民党的援军多冷漠。

虽然说这样讲是正确的,但更深层次的原因,是援军被粟裕给打怕了,不敢过去支援。

更何况,国军并非见死不救,的确有多支部队去救74师,可去了之后根本打不过解放军,哪怕相距只剩下几公里,依旧无法突破解放军的铜墙铁壁。

举例来说,救出一个人,死了五个人,谁会付出这样的代价呢?更何况国军带有明显的“私人性质”,明知道粟裕能打,为何要去送死呢?

张灵甫的妻子,晚年登上孟良崮,指着丈夫的墓碑说:留个位置给我

如果把74师的覆灭原因,说成是周围的国军不去救援,严重忽视了粟裕的战略战术!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历史言论!并不是国军不想救,而是粟裕所指挥的解放军太强大,这是最根本的原因!

还有就是,关于张灵甫之死,各种各样的说法都有,笔者本人更倾向于击毙一说,而不是自杀一说。

解放军冲了进去,里面的人开枪反抗,所以张灵甫等人被击毙。

张灵甫的妻子,晚年登上孟良崮,指着丈夫的墓碑说:留个位置给我

说完孟良崮,再说回王玉玲,她从无忧无虑的年轻姑娘,也就成了守寡大半生的可怜女人。

王玉玲回忆这段历史的时候,也提起过宋美龄,她说:宋美龄要来接见我们这些寡妇,可我们去了之后等了很久,秘书跑出来说夫人身体不太舒服,你们请回吧……

王玉玲不仅感觉天塌了,而且也感觉心凉了。直到1973年,周恩来托人转达消息,邀请王玉玲去北京。

王玉玲到了北京之后,周恩来说张灵甫是很优秀的将才,总理说:“我是他的老师,没有争取他过来,错误在我。”

张灵甫的妻子,晚年登上孟良崮,指着丈夫的墓碑说:留个位置给我

那一刻,王玉玲哭得是泪流满面,心中百般滋味。

到了2005年,王玉玲带着儿子去上海,粟刚兵得知此事之后,随机邀请张灵甫的夫人和后代吃饭。

粟刚兵是粟裕的儿子,他担心王玉玲不来,所以并没有亲自邀请,而是托人委婉的转达。

王玉玲说:不会计较历史的事情,因为战争这个问题太大了……所以答应了粟裕儿子的邀请。

张灵甫的妻子,晚年登上孟良崮,指着丈夫的墓碑说:留个位置给我

(王玉玲)

王玉玲曾经两次去往孟良崮,去往张灵甫自杀的那个山洞,她去的时候买了一束花。

2007年,距离孟良崮之战,已经过去了六十年,王玲玉内心较为痛苦的是,从未对丈夫说过我爱你之类的海誓山盟,所以感觉自己年轻的时候太小气了。

79岁的王玉玲,登上孟良崮的时候,当时天气并不怎么好,感觉一走一滑的,也不知道丈夫张灵甫那跛脚,爬山的时候会是什么样样子。

虽然说王玲玉并没有经历那场战争,但她在六十多年的时间里,每当看到类似的影视作品,都会细细致致的从头看到尾。

遥想六十年前,孟良崮的74师,犹如是大海当中的孤岛,他们心中只剩下两个字,那就是绝望。

张灵甫的妻子,晚年登上孟良崮,指着丈夫的墓碑说:留个位置给我

王玲玉将手里的花,放在了张灵甫生命结束的地方,当地人在洞口立了一块墓碑。

王玉玲说:“留一个位置给我吧。”

当地人说:“你还早咧。”

王玉玲说:“放在那里等着吧,也快了。”

很显然,王玉玲也想着,让自己的墓碑,和丈夫张灵甫同在一处。

王玉玲每当谈起丈夫,说一辈子最愧疚的事情,就是没有像男孩女孩那样,和张灵甫多么多么亲热,没有说那些情人都会说的情话。

在抗战60周年的时候,当时的中国最高领导人,谈起了抗战时期的,国军在正面战场的作用,台下的王玉玲听到后,眼角滴出热泪。

==》用代理价购买淘宝、京东、拼多多商品,享全网最高返利,了解一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创客坊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uangkefang.cn/w/1243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