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战老兵失踪50多年,遗骸出现在罗布泊,多地警方参与调查

罗布泊,一个荒凉到可怕的地方,笔者曾经两次去往罗布泊,年轻的时候在那边工作,累了一身病。

当时有人开玩笑说,如果把谁单独丢在罗布泊,哪怕向天再借五百年,也休想走出这片大沙窝。

参战老兵失踪50多年,遗骸出现在罗布泊,多地警方参与调查

笔者我在罗布泊的时候,心中总会有一种恐怖的想法,如果把我丢在沙窝里,可该怎么办?开玩笑归开玩笑,那张后背发毛的恐惧感,则是实实在在的。

话说2016年的时候,罗布泊出现了一具神秘干尸,经过警方调查之后,遗体来自于一位老志愿军,名叫李中华。

有人说李中华的护目镜,和当年的核试验护目镜非常相似,所以做出推测:李中华可能参加过罗布泊的核试验。

近年来,此案的各种猜测众说纷纭,关于此事的前因后果,大致脉络如下:

参战老兵失踪50多年,遗骸出现在罗布泊,多地警方参与调查

1931年,李中华出生在四川巴中市、巴州区、龙背乡、他从小就听着各种神怪故事长大,旧社会的四川人非常迷信。

当李中华长大之后,接触到了共产党的革命思想,随着觉醒的一代人觉醒,随着奋进的一代人奋进。

中共自然是反对迷信的,而李中华这才意识到四川的父辈多么可笑,所谓的神神鬼鬼,无非是旧军阀的统治工具罢了。

李中华十八岁那年,经亲戚邻居的介绍,和妻子邓光学成亲。

邻居用两根长棍抬着椅子,把新娘抬到了李中华的家里,吃了一顿简单的婚宴。

虽然经济拮据,但小夫妻非常恩爱,日子过得倒也甜蜜。

1950年,朝鲜半岛烽烟起,李中华响应国家号召去当兵,而且顺利成为一名志愿军战士。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李中华的各方面肯定非常优秀,因为当时想要成为志愿军的年轻人有很多,可部队选拔非常严格。

参战老兵失踪50多年,遗骸出现在罗布泊,多地警方参与调查

能够进入朝鲜作战的新兵,至少也是千里挑一的优秀青年,当时很多人都诉苦说:这挑选志愿军,比丈母娘选女婿都仔细!

妻子邓光学背着女儿,送郎送到乡里,眼望着丈夫穿军装,眼望着丈夫上前线……

到了抗美援朝的中期,李中华在战场上负伤,所以进入医院治疗了七八个月,到1953年的时候回到四川。

李中华带着二等功回家,然后在染布坊工作过一段时间,家里生了十三个孩子,其中两个女儿却不幸去世。

生活的压力越来越大,李中华对弟弟李中福说,想要去闯荡闯荡……李中华在1958年离开了故乡,离开了他心爱的孩子与妻子。

按照邓光学的回忆,她和丈夫李中华,并没有临走之前的告别,倒像是突然之间的说走就走。

那天,邓光学结束了一天的劳作,怀里抱着镰刀和猪草回家,却没有看到丈夫的身影,她是万万没想到,俩人的缘分犹如蜡烛,已经烧到了尽头。

李中福倒是能为该案提供一些线索,他说李中华常常往家里写信,说是去了贵州,在铁路上打杂工,然后也不知道为什么,去了窑厂工作,估计到了1959年,去了新疆那边。

李中福说哥哥李中华,嘱咐父亲多吃蔬菜多运动,嘱咐弟弟照顾好双亲二老。

李中华到了风沙霜雪的塞外,也常常联络李中福,寄了一些钱回来,还说新疆那边太冷,希望爹娘做一件棉大衣,然后寄到新疆。

是李中福本人拿着棉衣和信件,寄给新疆的哥哥李中华,只不过这也成了兄弟二人的最后一次联络,从此之后再也收不到新疆那边的回信。

参战老兵失踪50多年,遗骸出现在罗布泊,多地警方参与调查

以上便是李中华在四川巴中的大致生平经过,他离开了故乡之后,似乎和天下的多数游子一样,为了家庭、在外漂泊、心系故乡。

但是有一点,李中华和别的游子不一样,那就是他五十多年没有联络家里人,再没有回故乡巴中,所以被列为失踪人员。

亲人也猜到,李中华可能失踪或者死在了外面,大概率永远也回不来了,弟弟也曾去往新疆找过,次次都是失望而归。

当地政府,原本为李中华发放的伤残补助,可是因为李中华失踪,所以政府的伤残补助,也就没人去领,钱依旧在政府存着,等待二等功臣回家。

参战老兵失踪50多年,遗骸出现在罗布泊,多地警方参与调查

远在大西部的青海,有个地方名叫茫崖,号称是“外星世界”风景壮美迷人。

茫崖的大浪滩,有许多的捡石爱好者,一个地方的石头捡光之后,再去下一个地方,就这样越捡越远。

茫崖镇犹如一大片外星世界,每当有探险者穿越罗布泊的时候,很多人都会选择这一条路,欣赏人间罕有的壮美风光。

2016年11月,距离李中华失踪,已经过去了58年,捡石爱好者看到了一具干尸,距离大浪滩钾肥工区有二十里左右。

捡石爱好者立刻报警,他们说这里有地质工作者的遗体,看风化的程度,大概率是罗布泊上个世纪的地质工作者。

警察立刻赶到现场,他们一眼就看出,死者在大漠里仰望苍穹,孜然一人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

参战老兵失踪50多年,遗骸出现在罗布泊,多地警方参与调查

(提取李中华的DNA)

调查取证非常困难,茫崖的法医经过取证之后,得出如下结论,男性、身高一米七五、遗体已经完全白骨化。

穿着深蓝色的棉工上衣和棉裤、黄色冬皮鞋、随身携带一个浅黄色帆布包、包内有一张洛阳日报、几封信件、手电筒、防风镜和人工缝制的深色长棉袜等遗物。

具体位置:花土沟镇、至新疆若羌县罗布泊镇、沙子便路往北100余米……

死者身上有两封信,一封信是给邓光学的,所以在一段时间里,坊间都误认为死者是邓光学。

第二封信也是给邓光学的,这时候问题就出现了,收件人写的却是李中华。

因为年代久远,除了能看清类似于“父亲大人”的字迹之外,大部分的内容已经掉色。

警察的第一反应,认为遗体来自于迷路的地质工作人员,因为这样的事情,在罗布泊发生过很多起。

办案并不能凭直觉,既然罗布泊出现了干尸,警方就会全力以赴的调查。

首先是护目镜,因为罗布泊出现过核爆炸,所以死者的护目镜,引发了各种各样的猜测。

参战老兵失踪50多年,遗骸出现在罗布泊,多地警方参与调查

(李中华的护目镜)

当年参与核爆的工作人员,的的确确都戴着护目镜。可话又说回来,其实在沙漠里很多人都戴护目镜,为的是防风沙,这是当时的当地工人标配。

既然发生在罗布泊,所以自然而然的,就怀疑到了核试验的工人身上。

根据护目镜,警方查到了马兰基地,这里曾经是核爆炸的训练场,也是大名鼎鼎的“保密城”不过今天已经解密,成了旅游景点。

警方推测当初在建造马兰基地的时候,有工人迷路进了罗布泊,而且有工人回忆说,死者的护目镜、和当年的核试验工作人员护目镜,有高度的相似性。

当年参加核爆炸的人,带着各种各样的护目镜,而死者的这种,是用来防风沙防迷失的。

三条线索:1、两封信要邮寄的地址是四川;2、带着护目镜;3、洛阳报纸。

参战老兵失踪50多年,遗骸出现在罗布泊,多地警方参与调查

(遇难者的报纸)

关于第三条线索,那是发行于1960年9月13日的《洛阳日报》所以警方猜测,“罗布泊干尸”的遇难者,生前可能去过洛阳。

洛阳警方和媒体,随即开始调查此事,仅有的线索是:核试验、洛阳……

洛阳那边,有一对夫妻协助调查,丈夫名叫李良玺,妻子名叫高诚莲夫妇。

这对夫妻,年轻的时候在罗布泊马兰基地工作,参加了中国的核试验,那是中国的第一颗原子弹。

李良玺已经七十五岁了,他说自己当年去新疆的时候,就是从洛阳日报社出发的,时间是1960年8月3日。

在李良玺所在的队伍当中,并没有任何的四川人,不过他听说过,青海的确有四川队伍参与核试验。

参战老兵失踪50多年,遗骸出现在罗布泊,多地警方参与调查

(遇难者的手电筒)

妻子高诚莲,也七八十岁的年纪了,她说那个护目镜,的确跟自己当年的护目镜很相似,毕竟罗布泊风沙很大,几乎不下雨,护目镜人手一个。

洛阳查了许久,并未发现报纸和死者强相关的地方,走访了多位参加核试验的洛阳人,都说跟四川籍的不太熟悉。

茫崖警方和巴中警方,两地展开了联合调查,茫崖的副局长唐拓华,带着董宏涛,连同警方各级单位的工作人员,开始寻找“罗布泊干尸遗骸”的线索。

参战老兵失踪50多年,遗骸出现在罗布泊,多地警方参与调查

(李中华的遗物)

地点是东经90°51.476′、北纬38°14.860′、海拔2679米……在这种无人区当中,最大的可能性自然是迷路。

从死者的姿势便可看出,躺在沙漠当中,仰望着天空,直到生命最后一息,一般人很难体会到遇难者内心的绝望。

茫崖和巴中警方,很快就查出了线索:巴中地区早年有一位失踪的老志愿兵,名字也叫李中华,所以大概率能够断定“罗布泊干尸遗骸”的遇难者,正是李中华。

警方立刻联络李中华的家人,然后做DNA检测,两地警方同时检测,在2016年12月2日茫崖行委公安局民警,提取了大浪滩干盐湖的遗骸DNA。

四天之后结果出来,确认了“罗布泊干尸”的身份正是李中华,青海那边的检测机构,是省公安厅刑事科学技术研究管理中心DNA室。

参战老兵失踪50多年,遗骸出现在罗布泊,多地警方参与调查

(遇难者的家书)

笔者在这里多说一句:这种检测之所以持续了四天的时间,因为遗骸长期暴露在高海拔的野外盐碱地,所以为了准确取证,法医团队昼夜不停。

李中华的家人,焦急等待了四天,在结果出来之后,李中华的女儿李秀兰说:“现在终于定了,其实我们之前也有心理准备了。”

家人决定去青海,将李中华的遗骸带回故乡,李秀兰和家人商量说:至少要让后人知道还有一位长辈存在。

“罗布泊发现干尸”一事广泛传播,在网络上热度很高,确定了身份是李中华,所以调查的范围就小了很多,原本毫无头绪的调查,总算是初有眉目。

随着网络媒体的热炒,洛阳警方再一次深入调查,可是依旧没有查出、李中华和洛阳有任何强相关的线索。

李中华的家人,自然被络绎不绝的记者采访,妻子邓光学谈起了李中华的参军经历。

妻子说说:“当时参加抗美援朝是件特别光荣的事情,我背着大女儿陪李中华一起,去往现在的鼎山镇,政府安排了所有参军家属一起吃饭,并在镇上住了一晚……”

参战老兵失踪50多年,遗骸出现在罗布泊,多地警方参与调查

李中福说:“哥哥李中华,一家13口人要吃饭,所以织布和染布的工作。李中华原先在贵州修铁路,跟着同村的李中斗一起,在铁路上坐了很长一段时间,去新疆的时候李中斗没有去,选择在贵州安家。”

茫崖那边的警察,将目光锁定了新疆的米兰农场,调查当年的工人当中,是否有一位名叫李中华的人。

这个线索查了半天,警察翻遍了米兰农场的信息库,根本就没有查到李中华。当年去往米兰农场作业的人有很多,四川籍的也不少,却没有任何符合李中华身份的。

从护目镜和手电筒便可分析出,李中华是新疆某工地的工人,可当年建设大美边疆的时候,有太多人进入过新疆和青海。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李中华拿着手电筒和信件,在沙漠里越走越远,结果进入了八百里的无人区,走上了当年的丝绸古道。

走着走着,力气已经耗尽,又没有淡水和食物,所以最后万分绝望的,躺在了无边的沙海当中,去世的时间大概是1960年9月到1961年4月。

参战老兵失踪50多年,遗骸出现在罗布泊,多地警方参与调查

文章写到这里,笔者谈一谈本人的看法:

我多次去往新疆,最远跑到过喀什边境,我们在戈壁滩上最喜欢开的玩笑,就是把谁丢在沙窝里,估计几百年都出不去。

偏偏沙漠又是特别容易迷路的地方,在那种荒凉的无人区,一旦迷失了方向,甭说在半个世纪之前,即使是在今天,也会危及生命。

而死者李中华,很明显是家庭困难,经济方面很拮据,从他怀中的两封信可以看出,极有可能是想要将信件寄回老家。

正常人,谁会带着信件工作?所以笔者才认为,李中华是走在送信的路上。

关于“核试验护目镜”笔者个人认为:五年过去了,官方肯定在调查这件事,倘若真是核爆实验人员,官方早就公布了。直到今天,官方也没有什么消息,所以从逻辑上说,李中华大概率没有参加过核试验。

或许有人会问,参加核试验的那么多人,会不会有官方没有统计到的?

在这里,笔者可以很负责的说:但凡是参加核试验的,甭说是活生生的人,哪怕是一根电线,都能统计明明白白,方方面面的清清楚楚。国家工程,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漏洞呢?

所以网络上热传的说法不可信,护目镜绝对不是“参加核试验”的证据。因为在那边工作的工人,大家都带着护目镜,以备不时之需。

关于该案,倘若忽略掉罗布泊这三个字……该案或许不会传播甚广,也不会被各路媒体热炒。

参战老兵失踪50多年,遗骸出现在罗布泊,多地警方参与调查

笔者多次去往罗布泊,感觉就像是荒凉的外星世界,汽车犹如太空飞船,公路坑坑洼洼宛若黄色破布条。

罗布泊带给人们太多的神秘感,所以罗布泊发现李中华的遗骸,也会勾起人们的好奇心。毕竟那边自古以来,都是流放之地、生命禁区、寸草不生……

让人感到心痛的是,川籍志愿军李中华,虽然血肉之躯护佑华夏,却不幸葬身在了戈壁当中。

塞外黄沙千万里,李中华站着是英雄,躺下是丰碑。  

==》用代理价购买淘宝、京东、拼多多商品,享全网最高返利,了解一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创客坊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uangkefang.cn/w/1256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