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位特科特工!卧底国民党取绝密地图,86岁才揭露真实身份

2001年,在北京的一座老式居民楼当中,住着一位86岁的老战士,他名叫姚子健。

大家并不知道,姚子健是中央特科的成员,连续四年潜入国民党的重要军事机构;而且就连姚子健本人,都不知道自己是特科成员……

最后一位特科特工!卧底国民党取绝密地图,86岁才揭露真实身份

姚子健常常谈起自己在战争年代的经历,说自己早就加入中国共产党,第一个任务是:潜入了国民党的内部,掌管国民党的作战地图。

从1933年到1938年,国民党每次组织大规模战争的时候,各部队都会去南京,拿到最新版的作战地图。

重点是:国军拿地图的时候,都会把部队番号,留在姚子健那里……也就是说,姚子健准确掌握了国军的调动和部署!恰恰那几年,是红军最为困难的时间段!

大名鼎鼎的中央特科,是周恩来组建的情报机构,既然任务是搞情报,前提自然是最大限度的保密,所以姚子健并不知道,自己乃是特科成员,只知道上线是一位名叫“舒曰信”的人。

最后一位特科特工!卧底国民党取绝密地图,86岁才揭露真实身份

(舒曰信和妻子沈伊娜)

因为抗战爆发,姚子健浑身热血沸腾,义愤填膺要去血战日寇,所以才离开了南京的国民党测绘部门,从隐秘战线转入了新四军,投入到艰苦卓绝的抗战当中。

到了2001年,姚子健的儿子姚一群,偶然听中央特科的前辈,讲述当年的特工岁月……那特科老前辈,提起了“舒曰信”的名字……

姚一群带着疑惑,回家之后问父亲姚子健:“您说过舒曰信,既然舒曰信是特科成员,那您应该也是特科成员。

姚子健从1934年卧底国民党,到得知自己是特科成员,已经过去了六十七载的悠悠岁月。

2018年1月12日,姚子健在北京逝世,享年103岁……因为是最后一位逝世的特科成员,所以被称之为:中央特科最后一位特工!

最后一位特科特工!卧底国民党取绝密地图,86岁才揭露真实身份

(姚子健)

 这一切,要从1915年说起,姚子健出生在江苏省宜兴市的徐舍镇,父母经营着一家小茶馆,生活倒也安逸,处在维持温饱的水平。

姚子健在茶叶和茶水的小店里,度过了六年的时光,家里刚好存了点钱,所以送姚子健去读书。

读完小学,姚子健已是翩翩少年,虽然说家里没钱交学费,好在是江湾国力劳动大学的中学部,免费录取小学毕业的孩子。

除了免费吃饭之外,再有就是发一套校服……从这个细节便可看出,南方的确是富庶地区。

姚子健同班的孩子们,也多数来自于贫困家庭,那时候学校里虽然免费发了课本,但知识面终究匮乏。

所以各种进步书籍,常常在学校里传阅,姚子健凭借这些“课外书”接触到了共产主义的革命思想。

到了1931年9月18号,中国近代历史上,出现了一件大事,日本鲸吞东三省,侵略中国的白山黑土。

九一八事变爆发之后,全中国都群情激奋,一恨日寇的狼子野心,二恨蒋介石和张学良的不抵抗。

学校里的青年走上街头,希望政府出兵抗日,劳动大学的青年,也加入了浩浩荡荡的学生运动当中。

最后一位特科特工!卧底国民党取绝密地图,86岁才揭露真实身份

姚子健举旗呐喊,却遭到当局的暴力对待,队伍被打散之后,紧接着学校被当局解散。

姚子健回到老家的时候,因为混乱的局势下,当局苛捐杂税繁重,导致家里的茶馆经营困难,面临倒闭。

对于姚子健来说,等于是一没有饭吃、二没有书读、三没有前途和未来。

为了解决眼前的经济困境,姚子健去了学校里教书,他在讲台上授课的时候,望着班级里衣衫褴褛的穷苦学生,内心开始思考未来的中国,该是什么样的中国呢?未来的民族,该是什么样的民族呢?

是富强安康?还是饱受侵略者欺辱?我们中国人的出路,又在什么地方呢?

姚子健认为,自己面临如此的生活困境,不是因为学校收费又或者解散,而是当局的高压统治。

如果想改变中华民族的现状,就应该反对国民党的独裁腐朽政权,建立一个没有文盲、全民教育、欣欣向荣的新时代!

所以姚子健的目光,望向了中国共产党,虽然他知道自己暂时还无法接触到中共,但他早早的就开始、以共产党员的作风来要求自己。

此处埋下伏笔:姚子健想要加入中国共产党。

在同一时间,姚子健不知道的是,在上海的南洋商业高级中学,有一对姐妹花经济遇到困境,即将交不起学费,姐姐名叫沈伊娜,妹妹名叫沈安娜。

关于谁是沈安娜,下面这张照片,可以说明一切。

最后一位特科特工!卧底国民党取绝密地图,86岁才揭露真实身份

绝大多数的情报组织,都是“线性”联络的,分为上线和下线,一条线少则两三人,多则十几人甚至几十人。

情报线犹如命运线,即将把舒曰信、沈安娜、华明之、沈伊娜、姚子健等人,连成生死与共的革命战友,不过这也是后话了……

姚子健在18岁那年,偶然得知南京的国民党中央陆地测量学校,正在广纳天下英才,招收社会青年,所有学费全免。

所以姚子健前去报考,凭借扎实的文化基础,考入了测量学校,摆在她面前的有好几个班级,例如航测、例如地形……

姚子健毫不犹豫的,就选择了制图班,他当时心中想着,以后如果进了中国共产党,就要到处宣传革命,印刷传单。

而制图班当中,有个专业便是印刷专业,这是姚子健选择该班的主要原因。

姚子健在1933年8月,得知自己的好朋友舒曰信是共产党员,一直在上海那边活动。

所以姚子健去找舒曰信,希望介绍自己入党,舒曰信原本就是情报战线的地下党,当即就答应了姚子健。

姚子健的入党时间是1934年4月,舒曰信说:“带你去见个朋友……”所以带着姚子健,见到了中共的特工鲁自诚。

最后一位特科特工!卧底国民党取绝密地图,86岁才揭露真实身份

(鲁自诚)

大概的步骤就是:舒曰信当时才刚刚入党不满一年,身为中共的基层特工,他没有权利批准姚子健入党,所以最后的审查,由鲁自诚拍板。

也是在同一年,舒曰信和学弟华明之,去拜访学校里的老师,师生谈天说地的时候,门外进来一对姐妹,正是沈伊娜和沈安娜。

这对姐妹是因为交不起学费,所以来找老师借钱,沈伊娜和舒曰信后来成了夫妻;沈安娜和华明之,后来也成为夫妻。两对夫妻,未来都会成为特科成员。

也正是在舒曰信的引荐下,沈安娜和华明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的情报战线。

命运就是如此的巧妙,舒曰信在沈伊娜、沈安娜、华明之、姚子健的人生当中,犹如是一座灯塔,照亮了前进的方向!

划重点:舒曰信是学长,华明之是学弟;沈伊娜是姐姐,沈安娜是妹妹。近些年,很多媒体搞不清这个关系,所以总是出现错误。

正确的是:学长舒曰信和姐姐沈伊娜结为夫妻,学弟华明之和妹妹沈安娜结为夫妻。

最后一位特科特工!卧底国民党取绝密地图,86岁才揭露真实身份

(沈安娜和华明之)

言归正传,继续说姚子健,入学两年就学完了印刷专业的全部课程,成了稀有的高级专业人才。

姚子健进入了南京的陆地测量总局,担任制图科的第四股技佐,成为国民党内部的技术人才,任务是制作地图,每个月的薪资是二十八块大洋。

可能会有人疑惑,不就是画个地图吗?为何能拿到这么高的待遇呢?

因为民国时期,咱们这边的地图,其实非常非常落后,这方面有许多血琳琳的案例,惨不忍睹。

例如在《冯玉祥自传》当中,有过这样的描写:

部队去四川剿匪,政府给的地图错乱不清,根本就不能用。冯玉祥强逼着当地的英国势力,硬生生逼出了一份四川地图。

打开一看,冯玉祥当场就震惊了,因为英国人为中国绘制的地图,清晰到村里有几条街道,有多少户人家,甚至是多少棵参天大树……冯玉祥震惊归震惊,他也在回忆录当中表示疑惑:英国为啥如此关心中国?我们自己的事情自己办不成,英国人该是多么“大无私的精神”来帮助中国??(言外之意,是英国居心叵测)

也就是说,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可自己人却无法掌握自己国家的地图,反倒是外国列强,对中国的大片区域了如指掌。

冯玉祥在中国剿匪,利用英国人的地图,才顺利完成了任务。

再举例来说,当年张学良第一次见到周恩来,送了三样礼物,其中之一就是详细的军事地图。

而咱们本篇的主人公姚子健,便是这方面的高级人才,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最后一位特科特工!卧底国民党取绝密地图,86岁才揭露真实身份

(2001年,姚子健和沈安娜会面合影)

姚子健不仅靠着高额的工资,获得了较为优越的生活,更为地下党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军事机密。

姚子健在工作的过程当中,发现自己所在的第四股,所能接触的情报,比不上第五股(负责保管和收发军事地图),他说自己的眼睛病了,医生怎么也治不好,所以想要调到第五股,那里不太需要清晰的视力。

领导很快就把姚子健,调到了第五股工作,接触到了南京最为精密的军事地图,这些绝密的情报,从姚子健的手中,源源不断的送达红军。

前线的国民党作战部队,每当要跟红军交火的时候,都会派人去南京,取最新版的军用地图。

姚子健负责收发,无论是谁来取地图,都会留下所在部队的具体信息,这些绝密的情报,对于红军来说,作用巨大!

再有就是,高精度的地图,是红军稀缺的作战资料。虽然说,南京的特务有很多,虽然说第五股是绝密机构,但仓库里的地图堆积成山,详细记录村镇、人口、道路、水文……姚子健每天出来进去,甭说拿走几张地图,哪怕拿走三十张,特务也很难查出破绽。

姚子健故意装出“贪玩”的生活作风,每周到了休息时间,都去上海游玩。

最后一位特科特工!卧底国民党取绝密地图,86岁才揭露真实身份

(老上海)

在外人看来,姚子健是去上海度假了,实际上他的皮包里,装着本周刚刚拿到的国民党绝密军事情报。

虽然说沿途都是国民党的爪牙和检查站,但是他们看到姚子健的时候,因为姚子健穿着中央机关的军装,所以特务不会过多检查。

姚子健去“度假”的时候,晚上把绝密情报送给舒曰信,也是在舒曰信的介绍下,认识了沈伊娜。

在情报方面,最重要的是:取地图的国民党部队,都会留下番号,取哪个县城的地图,证明哪支国民党部队要去哪个地区……也就是说,姚子健掌握了国军的部队调动

姚子健并不知道,自己所在的这个情报单位,正是那大名鼎鼎的中央特科。

有一次,姚子健去上海,要把情报送给舒曰信,接头的地点,位于上海某处的一个亭子间。

姚子健远远看到,亭子里除了舒曰信之外,还有一位身材修长的男子。

因为情报战线有铁的纪律,只允许单线联络,所以舒曰信介绍说:“这位是李先生……”

而那“李先生”点了点头,立刻站起来离开了。此处埋下伏笔:这位遵守纪律离开的“李先生”其实就是沈安娜的丈夫华明之,也就是舒曰信的妹夫。

最后一位特科特工!卧底国民党取绝密地图,86岁才揭露真实身份

(沈安娜和华明之)

西安事变爆发之后,上线舒曰信,奉命去往南京工作,自然也会把妻子沈伊娜,带到南京那边。

所以下线姚子健,去和舒曰信接头的时候,无需再说去上海“度假”直接在南京当地,就可以将军事情报,传递给上线。

抗战全面爆发之后,中日两国激战上海,而上海沦陷之后,南京岌岌可危。

国民党各单位都要撤离南京,这时候舒曰信也因为工作调动,所以无法再担任姚子健的上线。

姚子健也撤离了南京,测量总局转移到了武昌,他的上线也从舒曰信,换成了一位神秘的熊先生。

每次传送情报的时候,姚子健仅仅和熊先生换手,却从未说过半个字,给人一种“熊先生是哑巴”的错觉。

也是因为抗战爆发,前线战事吃紧,姚子健满腔热血,想要去往战场,和日寇拼杀,保家卫国。

最后一位特科特工!卧底国民党取绝密地图,86岁才揭露真实身份

1938年4月,姚子健向国民党的领导请假,说身体不舒服,实际上他要脱离国民党,去往香港暂住一段时间。

假期批下来之后,姚子健买了一张船票,以去往香港治病的名义,离开了南京。

姚子健在香港呆了几个月之后,几经周转波折,才算是去了延安,他的手里拿着一张纸条,写的是:姚子健有抗日热情,已经为党工作多年。

姚子健只知道这是地下党写的,而写这张纸条的人,是一位名叫“小开”的人……却不知道这小开,实际上是传奇特工潘汉年!

最后一位特科特工!卧底国民党取绝密地图,86岁才揭露真实身份

延安的陈云,身为组织部的领导,带着姚子健去了抗日大学深造。

一年之后,姚子健离开学校,开始了他的战场抗日生涯,在抗日战争结束之后,便是气势恢宏的解放战争。

建国后,姚子健又参加剿匪斗争……烽烟岁月峥嵘,枪林弹雨无情,热血男儿奋起,敢向炮火冲锋。

因为鲁自诚在最高法院担任顾问,所以他证明了姚子健的贡献,从入党时间到提供情报,从保障长征胜利,再到进入抗大。

前文说过,鲁自诚是舒曰信、华明之、沈安娜、沈伊娜的入党介绍人,所以他自然能够证明,姚子健的工作经历。

然而,因为特科的保密原因,所以在建国后漫长的时间里,鲁自诚并未告诉姚子健真相,并未说出中央特科的事情。

鲁自诚评价姚子健的时候,说:在那个年代,谁要是选择卧底南京,肯定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

到了1969年,不幸的事情发生了,鲁自诚突发脑溢血去世,终年76岁……这位中央特科的高级特工,从那之后就只能活在大家的心里。

鲁自诚离开的时候,也把“姚子健是特科成员”这件事,带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也就说,能直接证明姚子健身份的人走了,所以在未来几十年的时间里,也就没谁会告诉姚子健,关于当年中央特科的事情。

姚子健的儿子名叫姚一群,他在2001年的时候,参加单位活动,听革命老前辈,讲述当年的战争往事。

最后一位特科特工!卧底国民党取绝密地图,86岁才揭露真实身份

传奇女特工沈安娜受邀讲座,她在台上讲述自己的经历,说完童年时期和少女时期,也就谈到上海的经历,那时候因为没钱交学费,所以去找老师借,所以姐妹俩认识了舒曰信和华明之,所以加入中国共产党的中央特科……

台上的沈安娜在讲,台下的姚一群在听,尤其是在听到“舒曰信和沈伊娜”的时候,姚一群总感觉这个名字很熟悉。

沈安娜的经历自然很传奇,姚一群暗暗猜测,莫非家里的老父亲姚子健,难道也是特科成员?也是那个时代当中的、传奇机构、传奇成员……

姚一群带着满脑子问号回到了家里,询问父亲姚子健,知不知道沈安娜?

姚子健目光一亮,那当然知道了,沈安娜的姐姐正是沈伊娜,他当时就说,希望能见到沈安娜。

最后一位特科特工!卧底国民党取绝密地图,86岁才揭露真实身份

(沈安娜晚年)

紧接着,姚家父子去拜访沈安娜,结果一进门的时候,姚子健就看到了当年的“李先生”也就是华明之。

也就是说,随着华明之的出现,也就有了“姚子健是特科成员的见证人”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证人。

虽然那年在上海的亭子间,姚子健和华明之一句话也没有说,但一面之缘就已经足够。

这时候便理清了姚子健的这条情报线,从他这里开始,上线舒曰信、再上线王学文、再再上线则是王世英……

老战友见面,心中感慨万千,华明之和沈安娜,经过详详细细的了解和深入考证,证明了姚子健的身份。

紧接着,由沈安娜本人出面,亲自为姚子健写材料,递交到相关部门,证明了姚子健的特科身份。

其实,姚子健在三十多年前,就听舒曰信说过,上线的领导是王学文。

很快,此事全国皆知,每天都有记者去采访姚子健,这位老人属于是中国革命历史当中的“珍宝”毕竟健在的特科成员已经不多。

刚开始的那五六年,姚子健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尚且能够清晰讲述工作经历。

但是从2009年开始,姚子健的记忆力严重下降,以前接受采访的时候,谈起战争年代,说起来滔滔不绝;可如今再接受采访,记者问三四句,姚子健才能含糊不清的回答一些问题。

姚子健的很多回忆,开始变得含糊不清,只记得那时候很危险,国民党有很多败类,小鬼子多可恶多可恶。

姚子健谈着特工卧底生涯,突然会跳到抗日战争,聊着聊着又会聊起父母……总之,年纪大了。

姚一群则充当翻译,在记者面前,协助父亲回忆过往,谈起父亲晚年的时候,说爸爸爱看新闻联播,每天七点准时坐在电视前面。

姚子健谈起最多的,则是小鬼子和英国人,前者侵略中国,万恶的罪行导致华夏满目疮痍;英国吞了香港,强行霸占中国领土。

最后一位特科特工!卧底国民党取绝密地图,86岁才揭露真实身份

  华明之的女儿名叫华克放,在2017年4月的时候,得知特科成立九十周年,要举行纪念活动。

这场活动,是情报战线的特工后代自发举办,纪念中央特科,纪念昔日的英烈先辈,传承红色历史。

华克放受邀参加,她立刻联络朋友,说当年的中央特科,还有最后一位成员健在,已经一百零二岁的高龄,应该把这位老前辈请过去,参加这次的纪念活动。

大家得知2017年,依旧有特科成员健在,所以心情非常的高兴,赶紧去邀请姚子健。

在纪念活动开始之后,绝大部分的特科后代,都相聚在北京,姚一群推着轮椅上的父亲,缓缓步入了会场,赢得了热烈的掌声。

罗青长的儿子罗援,刘光典的刘玉平,都和姚子健握手,合影留念。

最后一位特科特工!卧底国民党取绝密地图,86岁才揭露真实身份

中央特科已经创建了九十年,而姚子健则是最后一位成员,也是最后一位得知自己身份的成员。

有记者问过姚子健,晚年才得知是特科成员,有什么感受呢?

姚子健对此的回答是:“什么特科不特科,党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结语:

虽然特科成员已经长眠在了历史当中,但英雄先辈的革命精神,万古长青!

==》用代理价购买淘宝、京东、拼多多商品,享全网最高返利,了解一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创客坊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uangkefang.cn/w/1284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