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四川省主席王陵基,逃跑时遭蒋介石放鸽子,被解放军俘虏

王陵基,号方舟,外号“王老方”,也叫“王灵官”。其为人自视甚高,是国民党二级陆军上将,是川军中资历最老的将领之一。民国初年,在四川军阀连年内战中,他一直都是支持北洋军一方。“七七事变”以后,他奉命率第三十集团军出川抗战。日本投降后,王陵基先后担任第七绥靖司令官、江西省主席、四川省主席。在四川的时候,他打起“四川反共救国军”旗号,在人民解放军入川时被俘,1964年2月,得到人民政府的特赦。

曾经的四川省主席王陵基,逃跑时遭蒋介石放鸽子,被解放军俘虏

王陵基

1949年秋,人民解放军向四川迅猛挺进。王陵基之前所谓的“安川应变”的种种计划被打破,从准备负隅顽抗转到作逃窜的打算了。

一开始,王陵基准备在以成都为中心的川西地区不能保守时,就退到川南,从乐山沿雷、马、屏、沐进入西康,然后再伺机行动。但是到了11月,他却改变了原定的计划,放弃了先到乐山的计划,决定先去雅安,然后再进入西康。

其实在这个时候,王陵基就已经布置好了行进路线。他一方面让一路人马经过走丹棱、洪雅,然后到到雅安。另一方面就沿着成雅公行进。计划等控制雅安以后,就打出“四川反共救国军总司令部”的招牌,然后再宣布四川省政府改组。

离开成都之前,王陵基要甩掉省政府这个“包袱”。他宣布:“省府人员愿意跟随离开成都的在省府集中,不愿跟随者听其自便。”并发给每人黄金五两。可是,报名跟随者仅二十余人,其余都愿意离开,自作打算。

就在这时,内江县县长李之青求见,声称县城已呈素乱,随身带来县政府“官印”交还,王厉声加以斥责。在旁的随员说:“国军都抵挡不住,手边无一兵卒的县长又何能为力。”最后,还是让随员把县长的“官印”收下来。

曾经的四川省主席王陵基,逃跑时遭蒋介石放鸽子,被解放军俘虏

毛人凤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军统头子毛人凤也来到了成都,在这里进行军统方面抗拒解放军的游击部署。当地的特委会主任秘书把关押在成都的革命人士名单送到毛人凤那里审批。毛人凤看过之后,让秘书将名交给王陵基,看看他有什么意见。王陵基看过之后做出了批示:照毛人凤的批示办理。于是,一大批革命人士被杀害,这就是惨绝人寰的“十二桥惨案”。

事后,王陵基对亲信说:“于邦齐(十二桥惨案中牺牲的烈士)本来同我的关系很深,现在我也顾不得了。”

12月12日,王陵基带着省府随员,从成都到新津。次日,刘文辉等在彭县通电起义。他闻讯后,气势傲慢地说:“早在我意料之中。”在这期间,新津县特委会逮捕了国民党四川省党部宣传处长李伯英的女婿,李伯英的女儿找王陵基的随员营教。王听后说:“如果是共产党,就枪算了。”随员说:“李伯英在省参议会上帮过你的忙,一切由我负责好了。”这样,才将李伯英的女婿释放了。

曾经的四川省主席王陵基,逃跑时遭蒋介石放鸽子,被解放军俘虏

18日清晨,王陵基命人把几箱左轮手枪抬出来,当众散发,各人领去两三支不等。是夜在去温江途中的一个小场住宿。这时,他完全成了光杆,与随从倾吐积郁,诉说衷肠。他说:

“原来也想到台湾去,但已向蒋介石表示守土有责,恐怕去了日子也不好过。”

在谈到投降共产党问题时,他又说:“我怕共产党算旧帐,很多事情我是说不清楚的……”这一晚上,他被苦恼的回忆折磨地睡不着觉。

第二天,王陵基及其随从到达温江县的苏家渡。这时,他对收容残部又存幻想。为了激励所属,亲笔写下了他一生最后的一次派令条子:委派吴守权为“四川反共救国军”第一军军长,彭斌为第二军军长,刘泽为教导师师长。

当晚,他与亲信随从商议说:“事已到如此地步,只有回成都看看情况,找胡宗南再商量商量。”21日,他向专员冯均逸借了一辆吉普车,立即返回成都。

曾经的四川省主席王陵基,逃跑时遭蒋介石放鸽子,被解放军俘虏

王陵基回到成都时,代西南军政公署副长官胡宗南已经逃走了。他即找到四川电政管理局长挂接台北电话,向蒋介石告了胡宗南一状,并请求蒋派一架战斗机来接,蒋介石答应了他的请求。

由于当时成都机场已经停止飞行,于是决定在凤凰山机场等待飞机,当时在凤凰山机场的跑道上放了很多白布,以此来作为飞机降落的标记点。王陵基在凤凰山机场等飞机的时候,对中统四川省调查处长先大启说:

“战斗机只能坐两个人,你是不能跟共产党见面的,非走不可。飞机来了,就是你和我两个人走”。又对四川省民政厅厅长宋相成说:“宋胖子,你是一般行政官,不走没有问题,如果飞机能多走一个人,你愿意走也可以走。”在场的人都相对默然,一直等到当天深夜,也没见飞机降落,给台湾方面发电报也没有回信,显然已经被蒋介石放了鸽子。

曾经的四川省主席王陵基,逃跑时遭蒋介石放鸽子,被解放军俘虏

胡宗南

到了22日,王陵基决定再次到新津找第五兵团司令李文。在他到达双流县的时候,听说了新津方面胡宗南部与解放军正打得激烈,沿途又看见了很多从前线败退下来的胡宗南部队,立刻感到情况非常不好,于是他让先大启以办了两张假身份证,准备潜逃。

这时,眼随王陵基多年的亲信部属王崇德,眼见大势已去,便扯着先大启的衣裳耳语:“现在已经到最后非走不可的地步,要走只有朝下走还可望走脱。”在辞别时,向王陵基行了一个军礼。王未答一语,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只好让其自寻出路。

王陵基在五面山找到李文后,住在第五兵团司令部的一个大院里,由特务团负责照料。24日,李文命令所部打开一条出路,但已进入解放军预置的口袋内,无法突围。

当天晚上,四面山上的解放军大声喊话,并给李文部官兵送下茶水,军心愈见动摇。25日早晨,李文认为官兵无粮,又无力再战,为今之计只有投降一途。王陵基看到胡宗南这个“王牌军”不过如此,频频摇头不已。傍晚时分,他决定单独逃命,先叫卫士将携带的黄金投入附近水井内,然后示意其他随从人员自寻去路。随即戴上墨镜,化装成军医走了。经乐山、宜宾,走到江安就被俘了。

1964年12月28日,王陵基在北京得到特赦。人民政府每月支给他充裕的生活费。后来,他患严重的高血压病和心脏病,被送医院医治,病愈后疗养。1967年3月17日,他病故于北京。其骨灰存在八宝山公墓。1981年,他女儿王锡礼将骨灰运往美国。

==》用代理价购买淘宝、京东、拼多多商品,享全网最高返利,了解一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创客坊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uangkefang.cn/w/1291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