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奇长孙阿缪沙,俄罗斯航天专家,为中俄友好事业奋斗终生

1960年秋天,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苏联一户普通家庭门口,车上走下来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他亲切地抱着五岁大的阿缪沙深情吻了下去,阿缪沙很好奇,这位陌生的老人是谁,他为什么要吻我,为什么给我带玩具和糖果,后来阿缪沙才知道那是他的爷爷,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的刘少奇,这是阿缪沙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爷爷,也是最后一次;当时刘少奇和邓小平访问苏联,参加十月革命四十三周年庆典,访问期间刘少奇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孙子;

刘少奇长孙阿缪沙,俄罗斯航天专家,为中俄友好事业奋斗终生

2003年,48岁的阿缪沙第一次踏上中国这片期盼已久的“故土”,接近退休的阿廖沙不远万里而来,他心中所系的,是这片土地上的血缘。

刘少奇长孙阿缪沙,俄罗斯航天专家,为中俄友好事业奋斗终生

1924年,正值全国革命如火如荼开展之时,江西萍乡的一个煤矿上,刘允斌出生了。他是刘少奇和何宝珍生下的第一个孩子,因为夫妻俩都有革命工作,在那个危机四伏的年代,为了刘允斌的安全,刘少奇决定把孩子交给当地矿工先抚养,刘允斌的六伯却不同意,直接把孩子带回了老家宁乡。

旧中国农民的日子并不好过,缺衣少食,就连小孩子也必参与劳作。6岁的刘允斌每天都要上山割草放牛,下地干活,渐渐地他发现,别的孩子都有父母疼爱,而他甚至从来都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

刘少奇长孙阿缪沙,俄罗斯航天专家,为中俄友好事业奋斗终生

1934年何宝珍被国民党反动派宪兵逮捕英勇就义;还没享受过半点母爱的刘允斌,十岁那年彻底失去了母亲,他渴望得到的母爱最后竟成了终身遗憾;

刘少奇长孙阿缪沙,俄罗斯航天专家,为中俄友好事业奋斗终生

何宝珍

刘允斌14岁那年,刘少奇决定要把他接到延安,当大伯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他时,刘允斌激动不已,14年来他第一次有机会看到自己的父亲!虽然他并不清楚延安到底是什么地方,也不清楚父亲是干什么的,但他心里一心想着要和父亲见面,于是他跟着六伯,穿越整个战乱的中国,来到了延安。刘允斌见到父亲的那一刹,藏了多年的眼泪终于忍不住地流了出来,刘少奇也流下泪来,父子俩紧紧相拥在一起。

刘少奇长孙阿缪沙,俄罗斯航天专家,为中俄友好事业奋斗终生

刘少奇与刘允斌

一年之后刘允斌和妹妹刘爱琴被安排和其他革命子弟一起前往苏联留学,相聚不多时又要远离父亲,刘允斌心里非常舍不得,但他知道父亲这样做的目的,兄妹俩带着父亲的殷切希望来到人生地不熟的苏联,之后进入了苏联国际革命战士救济办组织的国际儿童院,这个学校的学生大都是全世界无产阶级革命者的子弟。他一直谨记父亲的嘱托,在儿童院努力学习,只可惜好景不长,德国法西斯对苏联发动侵略战争,苏联内部物资供应紧缺,刘允斌所在的儿童院受到极大影响,苏联的冬天格外寒冷,儿童院的孩子却要忍冻挨饿,每个人每天只能吃到半片黑面包和几个土豆,不服输的刘允斌在这里充分发挥了主观能动性,他召集学员们一同发起自救运动,组织开荒种地,砍柴运柴,解决了生活的难题;

刘少奇长孙阿缪沙,俄罗斯航天专家,为中俄友好事业奋斗终生

刘少奇和刘允斌、刘爱珍

1945年苏军攻入柏林,苏联卫国战争胜利,刘允斌因为当时的出色表现,被批准加入苏联共青团,专门负责国际院的相关工作。1945年,刘允斌高中毕业,考入了莫斯科钢铁学院,专修冶炼专业,报考这个专业的目的是因为他想到了中国工业基础不好,学习钢铁冶炼能够为祖国的冶金工业打下基础。随着美国的两颗核武器在日本爆炸,苏联内部对于核武器研究的优先级被摆到了最高位置,刘允斌认识到核武器的绝对力量,他认为未来的新中国更需要核工业方面的人才,于是毅然决然地重新报考了莫斯科大学的核工业专业,1955年,刘允斌从莫斯科大学毕业,并获得了副博士学位。

刘少奇长孙阿缪沙,俄罗斯航天专家,为中俄友好事业奋斗终生

青年刘允斌

在苏联的日子里,刘允斌不仅找到了自己的事业,还找到了属于他的爱情。大学时他和一位活泼可爱的女孩:玛拉·费拉托娃陷入爱河,不久后在苏联结婚。当时两人还回到中国生活了几个月,但由于玛拉人生地不熟,又不会中文,考虑到实际情况,两人又返回了苏联;刘允斌毕业后,继续留在苏联进行核研究。他和玛拉生下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女孩叫索尼娅,男孩叫阿廖沙,一家四口的小日子过得相当幸福。

刘少奇长孙阿缪沙,俄罗斯航天专家,为中俄友好事业奋斗终生

1957年,刘允斌收到了父亲寄来的一封信,信中刘少奇向儿子道出了当时国内发展近况。美国英国等拥有核武器的帝国主义国家,利用核讹诈肆无忌惮地欺压我国,甚至派飞机侵犯我国国境。在这样险恶的国际背景下,中国领导层意识到,必须用最快速度研究出核武器来,不然将会彻底陷入帝国主义的围剿。刘允斌作为当时少有的核工业人才,正是祖国所需要的。刘少奇语重心长地对儿子说:“允斌,在个人利益和党的利益发生冲突时,我相信你一定能无条件地牺牲个人的利益。”

刘少奇长孙阿缪沙,俄罗斯航天专家,为中俄友好事业奋斗终生

刘允斌

刘允斌看到父亲的来信后,毅然选择放弃在苏联优厚的工作和待遇,离开家庭回到了最需要他的祖国;妻子玛拉表示自己无法适应中国的生活,不愿意和刘允斌一起回国,刘允斌没法勉强玛拉,两人就此分居两国,而年幼的阿廖沙姐弟俩也和母亲留在了苏联。回国后的刘允斌迅速投入到新中国核工业的研发当中,无论是吃穿用度,还是举止言行,都和普通的工人没有任何区别,丝毫没有一国领导人子弟的作风,而且刘允斌几乎从不离开实验室,连买菜也是一买就买好几天的量,做到尽量不亏损研究的时间。

长期的分居导致刘允斌和玛拉感情破裂,两人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婚,他对玛拉说到:“玛拉,是我对不起你和孩子们。你一定对我失望透顶,玛拉,希望我们下辈子还能做夫妻,到时候我一定好好补偿你。”后来中苏关系恶化,刘允斌彻底失去了和玛拉和孩子们的联系。1964年10月16日,戈壁滩上传来一声响彻天地的巨响,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宣布成功爆炸,刘允斌的努力换来了胜利的果实。可惜的是,刘允斌因为承受不住压力,最后选择卧轨自杀,留下了在中国再婚的妻子李妙秀和两个儿子。

刘少奇长孙阿缪沙,俄罗斯航天专家,为中俄友好事业奋斗终生

另一边,远在苏联的玛拉,也受到了中苏交恶带来的麻烦,苏联情报机构克格勃开始审查玛拉的过往。为了躲避风波,玛拉带着阿廖沙姐弟隐姓埋名,年幼的阿廖沙虽然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中国人,但从上学一直到工作,他都没有说过关于自己父亲和爷爷的事情,他不知道为什么父亲会抛弃全家人,但他很肯定,父亲这么做有他的苦衷,后来亲人告诉阿廖沙,他的父亲是一个伟大的人,当时他必须回去报效祖国,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

阿廖沙从来没有抱怨过父亲,他和姐姐小时候经常听母亲念着一封又一封父亲寄来的家书,父亲的性格潜移默化的影响了阿廖沙的做事风格,他变得谦逊通情理,和许多身边的苏联人并不一样。

刘少奇长孙阿缪沙,俄罗斯航天专家,为中俄友好事业奋斗终生

通过自己的努力,阿缪沙考上了莫斯科航空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苏联国家航天中心工作,听说父亲卧轨自杀的事情后,阿缪沙惊讶的不敢相信,由于信息无法沟通,他也无从知道消息的真假。直到1987年,阿缪沙才通过姑姑刘爱琴的同学确认自己父亲和祖父去世的消息。百感交集的阿廖沙头一回有了认祖归宗的念头;1998年王光美托人给孙子孙女寄去500美元,希望阿缪沙和姐姐能够回中国看看,阿缪沙在回信中深情的写道:“我最亲爱的奶奶,我的根在中国,我永远是刘氏家族中的一员。”

刘少奇长孙阿缪沙,俄罗斯航天专家,为中俄友好事业奋斗终生

在办理入境手续时,阿廖沙告诉海关服务人员,自己是刘少奇的孙子,是来中国探亲的,海关人员大为吃惊,他们在仔细核对后,确认了这个事实,并且热烈欢迎阿廖沙回到祖国。 在中国他见到了自己的亲人,还取了个中文名字:刘维宁,这个平静的名字正合他意,阿缪沙终于找到了自己久违的归属感。

刘少奇长孙阿缪沙,俄罗斯航天专家,为中俄友好事业奋斗终生

后来他定居广州,并开办了中俄企业家联合会,专门推动中俄之间的交流。他以自己的爷爷和父亲为榜样,决心做好中俄间的桥梁。在记者采访他时,他说:“中国是父亲,俄罗斯是母亲,不管何时何地,它们都是我的家。”阿缪沙的儿子和女儿也都跟他一起来到中国,他们在这里学习生活,孙子也在广州出生,一家人生活其乐融融;

刘少奇长孙阿缪沙,俄罗斯航天专家,为中俄友好事业奋斗终生

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式上,刘维宁作为侨胞代表,和俄罗斯总统普京一道观看了盛大的阅兵仪式,他激动的说道:“中俄友谊一定会天长地久!”

直到今天,他在中俄两国的办公室,都挂着一幅爷爷刘少奇的画像,和他们出生的江西安源地图,他永远会记得,那是他们这个饱经沧桑的家族,最早的起点。

刘少奇长孙阿缪沙,俄罗斯航天专家,为中俄友好事业奋斗终生

==》用代理价购买淘宝、京东、拼多多商品,享全网最高返利,了解一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创客坊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uangkefang.cn/w/1445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