刽子手白衣柳青仗剑江湖

刽子手白衣柳青仗剑江湖

引子

清雍正时期,民间能人志士对雍正暴行口诛笔伐,为了肃清这些反对的声音,雍正大兴文字狱,凡有忤逆者,皆满门抄斩,与此同时,雍正集结了一支护卫队,企图杀尽天下敢说真话的人。

“参见蔡公公!”十几名身穿白衣剑客异口同声地向高高在上的蔡公公抱拳行礼。

蔡公公乃当今圣上心腹,圣上为了掌控天下,又不想听到不和谐的舆论,特命蔡公公组建一支暗杀队伍,名为“暗卫”。

“蔡公公远道而来,一路舟车劳顿,请先稍作休息。”暗卫首领臧天富半跪在地上,毕恭毕敬的说道。

“啪”一声清脆的声响,蔡公公用手中的拂尘抽了臧天富一耳光,众暗卫皆瞠目结舌,这蔡公公功夫竟然如此了得,只是一拂,臧天富便被抽下台阶。

见到如此景象,众暗卫齐刷刷跪地,抱拳行礼,齐声喊到:“蔡大人恕罪。”

蔡公公冷哼了一声:“站起来,”用尖锐的嗓音说,“咱家舟车劳顿,到这里可不是听阿谀奉承,都听好了,我要看你们血练!”

众暗卫将臧天富搀扶起来,青石白墙的院子里,众暗卫皆一袭白衣,两者相得益彰,可这即将开始的血练,却会在这静谧的画卷泼上令人触目惊心的色彩。

血练即暗卫独有的决斗训练方式,唯一规则就是不出人命,这对于平日朝夕相处,情同手足的一众兄弟来说,无疑是道难关。

随着一声清脆钟响,正式开始。

十几个暗卫,都是从各地招募来的练家子,一柄剑更舞得令人眼花缭乱,虎虎生风。电光火石之间,原本耀眼的白衣上就平添了几朵“血梅”。

刽子手白衣柳青仗剑江湖

蔡公公看着场内众人厮杀,起先阴沉的脸色有所好转,血的气腥让他嗅到统治者的优越滋味,在他看来,面前就是一帮为自己俯首称臣的狗,自己掌控着他们生死。

“噗”一声动静,原本乱作一团的中庭只有一个人矗立,刚才那声闷响,是他用剑划开了面前暗卫脖颈振动所发出。

“臧天富,咱家记得血练要不得人命吧。”

臧天富捂着被抽肿的脸,谦卑地回答:“是蔡公公,血练只见血,不亡人。”

“那你为何不点到为止?反而让部下取人性命?”蔡公公问道。

刽子手白衣柳青仗剑江湖

“剑已出鞘,必杀一人。”矗立着的暗卫回答。

“你叫什么名字?”蔡公公语调降一个度,语气中没有愤怒,多了些惊喜和好奇。

“柳青。”“为何你身上没有沾染血迹?”

“脏。”“何为净?”

“杀光为净。”

“哈哈,哈哈哈……”蔡公公仰天长啸几近癫狂,“赏,三日后,带他来见我。”蔡公公留下这句话,拂袖而去。

三日后在蔡府,“自暗卫成立以来,你还是首先让我开眼的人。”蔡公公用纤长的手指掀开手中壶盖,微微呷了一口向面前负手而立的柳青道。

“大人过奖了。”柳青抱拳拜谢。“京城伊府上的伊树枫伊大人可曾听说过?”蔡公公又呷了一口茶。

“方才听蔡大人提及,蔡大人是要……”

“要他死,灭门一个不留!”蔡公公眼里透出一道摄人心魄的寒光。

“明日此时,向蔡大人复命,属下告辞。”柳青说完,一个闪身不见了踪影。

入夜,伊府传来一阵“噗噗”,被月光渲染惨白的围墙上,不时被飞溅而来血浆染上几朵“血梅”。

一道白光在伊府如同鬼魅般游动,所到之处,皆是人头落地的声音。

柳青依旧身着白衣,纤尘不染地已站在伊大人身后,伊树枫正在全神贯注地写字,听到来者不善,停下了手中的笔。

“为何取我性命?”伊大人背对着柳青问。“命令。”柳青冷冷的吐出这两个字。

“我是说,你的剑为何指向我?”柳青顿了顿,说:“杀光为净。”

“为何净?”伊大人转身对柳青怒目而视。“为圣上肃清,百姓安宁之净。”

“哈哈哈,死在你手里,老夫无憾。”说罢,伊树枫便做了一个引颈就戮姿势。看着视死如归的大人,柳青感觉手里剑却变得无比沉重,全然没有了之前挥动自如的感觉。

“为何还不动手?”伊大人等待些许后,缓缓睁开眼,疑惑地看向柳青。

“因为有一事不明。”“何为净?”

自打伊府回来后,柳青彻底沦为蔡公公的刽子手,对京城内所有有识之士挨个拜访,所到之处,无一生还。

这日,柳青照例前往蔡公公府上复命,领完赏后并未离去。蔡公公察觉出异样问:“有事?”

柳青恭敬的回答:“有一事不明,还望大人指点。”“但说无妨。”“何为净?”

“国泰民安,圣上保健。”“可铲除能人志士,何来国泰民安?”

“放肆!”蔡公公怒了,一甩手中拂尘,打碎了放在桌子的茶盏,“你敢质疑我?质疑当今圣上?”

“柳青不敢,只是……”

“滚吧!以后再有二心,休怪我无情。”说罢,蔡公公转身闭目。

柳青离开后,蔡公公缓缓睁开眼,仿佛做了重大决定。“来人,备轿,起身暗卫。”

几个月后,月明星稀的晚上,柳青一身夜行衣,潜入了蔡府,接连击杀几名护卫后,来到蔡公公面前。

蔡大人正在窗前赏月,忽听得一阵骚动,眉头一紧,转身正欲查看究竟,不料柳青把剑已经指向他脖颈。

“你本是我最看好的暗卫,我推心置腹培养你,期望将来能堪大用,可为何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蔡公公怒火中烧。

“之前我以为杀光为净,现在发现我错了。”柳青举着剑,向蔡公公更近一步。

“那你现在觉得何为净?”

“普渡苍生,天下为公是为净。”

“你自己悟的?”蔡公公有些出乎意料。“是不是我领悟不重要,出来臧天富。”柳青对周围喊了一声。

一阵窸窣作响,窜出十几个手持短剑的蒙脸黑衣人,将蔡公公和柳青包围了起来。“谁能取他首级,咱家必有重赏!”蔡公公激动的用尖锐嗓音喊着。

刽子手白衣柳青仗剑江湖

黑衣人闻令而动,一起扑向柳青。

柳青使出毕生武艺,在人群中翻飞穿梭,如同一条拼命游弋的大鱼,渐渐地,柳青身上剑痕增多,他感到眼前事物越来越模糊。

神情恍惚中,臧天富绕到柳青背后,尖锐的短剑冲着柳青后背插了进去,发出“噗”的一声闷响。其他黑衣人见状,纷纷将手里短剑抛出,柳青被钉在柱子上。

蔡公公看着浑身上下插满短剑的柳青,回想起初次见到柳青时那一副高傲模样,没来由觉得有些讽刺,不禁笑了起来。

蔡公公丢下句“终究一介莽夫。”后,带着一众暗卫离开了。

柳青用剑顶住地面,企图支撑起全身重量,原本模糊视线中,伊大人未完成的那副字渐渐变得清晰。

“普度众生,天下为公。”

==》用代理价购买淘宝、京东、拼多多商品,享全网最高返利,了解一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创客坊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uangkefang.cn/w/1453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