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1年,中统大特务张冲去世,中共领导送挽联,周恩来参加追悼会

“中统”的二号人物名叫张冲,被称之为特务天才,他让国民党的情报水平,直接追上了日本和苏联。

1941年,中统大特务张冲去世,中共领导送挽联,周恩来参加追悼会

(张冲)

张冲和周恩来原本是死敌,展开过连番较量,在情报战线殊死对抗,中共特科安插了龙潭三杰,而中统则抓住了顾顺章。

然而到了1936年,张冲开始为国共合作而努力,这位天才一般的特务,让历史发生了转折。

抗战爆发之后,张冲身为国民党大员,外部负责联络苏联,内部负责联络共产党,为国共合作而奔波,和周恩来成了关系亲密的朋友。

1941年的时候,张冲因病去世,中共党中央以毛泽东为首的七位领导人,联名送上挽联。

朱德评价张冲:国士无双!

周恩来亲自参加了张冲的追悼会,他送的挽联上写着:安危谁与共;风雨忆同舟……

由此开始咱们今天的文章,且看张冲和周恩来,从生死大仇、到化敌为友的过程。

1941年,中统大特务张冲去世,中共领导送挽联,周恩来参加追悼会

(周恩来和张冲的合影)

而这一切,要从1904年说起,张冲字淮南,出生在浙江乐清。

张冲自幼家庭富裕,本人也勤奋好学,少年时期积极参加学生运动,他到了15岁那年,就已经是温州学界的知名人物。

张冲先后就读于北京交通大学、哈尔滨中俄工业大学、哈尔滨政法大学,积极组织学生走上街头,反帝反封建反军阀,宣传孙中山先生的革命思想。

这时候问题就出现了,东北是张作霖的地盘,而张冲在白山黑土当中宣传孙中山思想。

结果可想而知,奉军在1927年的时候逮捕了张冲,将其当做政治犯关押在监狱。直到东北易帜,张学良才释放了政治犯。

张冲出狱之后继续宣传孙中山思想,偶然结识了一位名叫“露丹”的白俄姑娘,不仅长得漂亮,而且聪明伶俐,俩人一见钟情。

张冲原本就会几句俄语,和露丹结婚之后,俄语掌握的更加全面,这他成了他未来的仕途敲门砖。

1929年,张冲去往南京闯荡,在朋友的介绍下,进入了国民党的CC系。

国民党有四大家族,而CC系指的就是陈家兄弟,老大名叫陈果夫,老二名叫陈立夫,这俩人是蒋介石的左膀右臂。

陈家兄弟很快就发现了张冲的才能,除了精通俄语之外,还有那惊才艳艳的情报能力,所以让张冲担任了“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的总干事,主抓情报工作。

1941年,中统大特务张冲去世,中共领导送挽联,周恩来参加追悼会

(陈果夫、蒋介石、陈立夫)

众所周知,这个所谓的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也就是那臭名昭著的中统,该机构有两位天才特务,分别是张冲和钱壮飞。

关于国共两党的情报激战,大致人员如下:

在国民党这边,陈家兄弟带着徐恩增和张冲,组成了中统的核心骨干;而共产党那边,在周恩来的带领下,洪扬生、陈赓、顾顺章等人,组成了中央特科的核心骨干。

国共两党的特务和特工,展开了一场场你死我活的斗争,刚开始的时候是周恩来占据主动,大名鼎鼎的龙潭三杰,李克农、钱壮飞、胡底等三人,就潜伏在了国民党内部。

或许有读者会提起戴笠,其实当时的戴笠还嫩着呢,正在成长期、未成气候。

1941年,中统大特务张冲去世,中共领导送挽联,周恩来参加追悼会

如果说,是中统成就了张冲;也可以说,是张冲成就了中统,他所设立的那一套班底,在1931年3月抓住了中央特科的顾顺章,这下事情可闹大了。

当时的共产党革命事业,主要是模仿苏联的革命路线,革命运动以工人运动为主,而上海的工人位居全国之首,所以党中央秘密设立在上海。

顾顺章是特科行动科的科长,掌握着中共大量的机密,被称之为中共历史上最危险的叛徒。

张冲没能抓住周恩来,所以内心非常愤怒,他得知周恩来化名“伍豪”经常在报纸上发表文章,所以他开始冒充伍豪,也在报纸上发表文章。

1932年的年初,张冲冒用“伍豪”的笔名,在各大报纸上登载所谓的“脱党”声明,说我伍豪正式脱离共产党,不再从事革命事业云云。

这便是“伍豪事件”张冲想要通过抹黑,去影响周恩来的名声和威望。

综上所述,周恩来和张冲二人,乃是你死我活的仇敌,可后来又是如何化敌为友的呢?

1941年,中统大特务张冲去世,中共领导送挽联,周恩来参加追悼会

(1937年,叶剑英、张冲、周恩来等三人合影)

 关于张冲的转变,要从国民党的左派和右派说起,左派希望国共合作,右派则坚持反共。

张冲的内心,原本就偏向于国民党的左派,也就是主张国共合作,主张和苏联合作。而且随着九一八事变之后,他就已经开始思考如何抗日,如何救国救民族?

到了1936年的年初,张冲做出一个重大决定,那就是希望重新达成国共合作,而且他也接到了相关命令,前去接触中共。

紧接着,报纸上出现了一篇寻人启事,说是要找伍豪,有要事相商。

中共看到这篇文章之后,知道这是有人要找周恩来,但因为上次的伍豪事件,所以担心这是一个陷阱。

中共又不想放过这个接触国民党的机会,在周恩来不能去的情况下,所以派遣潘汉年代替周恩来,去和张冲相见,地点选在了香港。

这是自从国共分裂之后,两党高层的首次接触,史称:潘张会谈。

而周恩来第一次见到张冲,是在西安事变之后之后。当时周恩来参加一个宴会,他看到蒋介石身边站着一人,潘汉年介绍说此人正是张冲。

周恩来握住张冲的手,他说:“来,张先生,为我们在今后的谈判中竭诚合作而干杯!”

1941年,中统大特务张冲去世,中共领导送挽联,周恩来参加追悼会

张冲是万万想不到,周恩来居然能如此大度,他感受到周恩来的善意之后,手腕颤抖着举起了酒杯,内心非常非常感动。

1937年,既然要实现国共合作,可问题是双方打了近十年,该采用什么样的方式进行合作呢?中共想要扩军,国民党自然不答应,所以双方开始了非常艰苦的谈判。

中共这边是周恩来和潘汉年等人,而国民党那边则派遣三位代表,其中一位就是张冲。

有人劝张冲不要卷入这场谈判,此乃属于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如果干成了那是应该,如果干不成……会沦为千古罪人……

张冲直接回应说:“调查科的任务就是对付共产党,但事至今日,我深切认识到,国共合则兴,不合则亡。我自受命以来,夙夜忧惧,将尽我职责,争取停止内战,一致对外。至于个人功罪,在所不计。”

由此可看出,张冲从这个时候开始,就极力主张国共合作,纵然付出一切代价,那也在所不惜。

1941年,中统大特务张冲去世,中共领导送挽联,周恩来参加追悼会

(西安事变时期的周恩来)

1937年,国共两党的双方代表,在西安开始谈判,史称西安谈判。

在抗日的大背景下,关于红军如何改编,成了国共两党争议的焦点,共产党想要几个军的番号,而蒋介石只答应三个师。

张冲在这时候,暗中帮助周恩来出谋划策,例如成立工兵师和敌方队伍,来增加中共的武装部队数量。

不用想都知道,蒋介石肯定不答应,所以张冲对周恩来说,如果想打动蒋介石,可以利用利用蒋经国。

笔者多说一句:蒋经国已经被苏联扣留了十多年,还去过西伯利亚,成了苏联拿来威胁蒋介石的人质。

周恩来早就想接蒋经国回国,再加上张冲的献谋献策,所以在中共的运作下,外加当时的国际局势,所以蒋经国才得以回到国内。

周恩来和李克农,希望小蒋能够做蒋介石的思想工作,所以亲自会晤谈。

1941年,中统大特务张冲去世,中共领导送挽联,周恩来参加追悼会

(蒋经国)

国共第一次谈判、也就是西安谈判、并未取得成功。

所以周恩来在1937年的春天,在杭州西湖和蒋介石进行面对面的谈判,史称西湖谈判。

在那个极端复杂的形势下,周恩来代表中共,蒋介石代表国民党,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共进行了五次谈判。

而张冲在后面的四次谈判当中,都担任蒋和周的联络人,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倾注心血。

也是在这一年,张冲率团去往延安考察,被眼前的场景给震惊了,陕甘宁乃穷困潦倒的地方,但这里的军民,展现出蓬勃的抗日朝气。

张冲早就痛恨国民党的贪污腐败,所以看到了延安的新气象之后,内心深受触动。

张冲回到南京,晚上和朋友喝酒的时候,就私下里说自己去了陕北之后,就认定中国不会亡,民族大有希望!陕北那里一派欣欣向荣,只要坚持抗战,我们中国人肯定不会成为亡国奴!

紧接着,张冲负责建立秘密电台,和延安的中共党中央联络,而且在此后的几年时间里,国共两党的联络员,都是张冲所担任。

每当中共要联络蒋介石,都是张冲拿着电文,送到蒋介石的面前;而蒋介石联络中共的时候,也是由张冲负责联系延安。

张冲日复一日的守着电台,他仅仅休息了一次,结果当天就出事儿了……那国民党的电报员,在给共产党发电报的时候,仅仅发了一半就睡了过去,玩忽职守。

第二天醒来,张冲勃然大怒,赶紧联络延安,熬夜整整一天,才跟延安接通电报,解释事情的经过。

延安表示电台坏了,并未收到那半份电报,这才刚刚修好电台。

1941年,中统大特务张冲去世,中共领导送挽联,周恩来参加追悼会

(抗战时期的电台)

张冲这一辈子,有两个重要贡献,一是联络中共,二是联络苏联,他本人是中苏友好的关键人物。

前文说过,张冲的仕途敲门砖,就是精通俄语和熟悉苏联,所以全面抗战爆发之后,中国和苏联的联络,便由张冲负责。

尤其是抗战爆发之初,张冲去往苏联考察,担任中国实业考察团的副团长。其实这个所谓的“考察实业”无非是伪装手段罢了,他们多数都是军人组成。

斯大林在办公室里,和张冲单独会谈五个多小时,商定了苏联的援华办法。

俩人这次会谈,历史意义极其重大!因为在此后的四年时间里,苏联对中国的抗战帮助,位居世界各国之首,仅仅是英雄的飞行员,就排到1091位!不过这也是后话了……

张冲从苏联回国之后,很快就升任中将军衔,负责中苏联络。

1941年,中统大特务张冲去世,中共领导送挽联,周恩来参加追悼会

(苏联援华航空队的老照片)

自从南京沦陷之后,重庆是中国的首都,周恩来和蒋介石俩人,相互之间的联络,由张冲全权负责。

所以张冲经常接到周恩来的电话,他的第一句往往是:“喂,我是淮南,你是恩来吗?”

虽然大背景是国共合作,但国民党的特务,依旧在严密监视周恩来。在这种情况下,张冲的重要性就凸显了出来……

周恩来想要外出宣传革命思想的时候,被国民党故意刁难,张冲多次出面解决,亲自把周恩来送到机场。

既然国共合作了,中共的报刊也随之进入重庆,但《新华日报》发行的时候,总是被国民党的反共顽固分子破坏,周恩来则去找张冲,希望妥善解决此事。

张冲不相信,因为国共合作的背景下,谁敢做这样的事情?

于是,周恩来带着张冲走上街头,刚好看到那国民党的反共顽固分子,正在殴打卖报纸的少年,而且打人之后,又把新华日报找出来撕成碎片。

张冲勃然大怒,立刻前去制止……也是从这个时候起,他更加深刻的认识到、国共两党的复杂矛盾、难解难分的各种斗争。

1941年,中统大特务张冲去世,中共领导送挽联,周恩来参加追悼会

(皖南事变纪念碑)

到了抗战中期,国共两党又爆发了皖南事变,国民党军队对新四军开火,造成了震惊全国的惨案。

张冲得知皖南事变之后,对于此事无比心疼,他认为抗日大敌当前,兄弟之间自相残杀,既是耻辱也是悲剧。

鬼子才是敌人,新四军是兄弟,哪有不杀鬼子,自相残杀的道理呢?

1941年,中统大特务张冲去世,中共领导送挽联,周恩来参加追悼会

关于此事,国共两党的报纸,自然给予不同的报道,张冲痛斥国民党的虚假报道。

当时新华日报的工作人员,因为客观公正的报道,所以惹怒了国民党,被特务给抓进了监狱……这种性命攸关的时刻,也是张冲帮忙营救。

在国共合作五年以来,张冲认识到两党之间,已然无法实现长长久久的团结,尤其是皖南事变,导致国共关系进一步撕裂,他对此痛心疾首。

在国民党的一次会议上,张冲和他们党内的反共分子激烈争辩,对方辩不过张冲,所以拿起茶杯砸向张冲的脑袋。

经此一事之后,张冲万念俱灰,他私下里说,如果有必要,只能以死明志了。

张冲再次见到周恩来的时候,谈起国民党的内部情况,开始拿秦桧和岳飞举例,他希望自己和周恩来学习岳飞,而不是当秦桧。

因为国共的矛盾逐渐公开化,所以国民党内部,想要杀张冲的人比比皆是。

张冲每次回家的时候,都会在门口扯开嗓门喊一声妻子的名字,怕家人已经惨遭毒手。

张冲对值得信任的手下,说自己已经被监视,如果哪天被暗杀了,要把保险柜里的所有信件,全部焚烧殆尽。

虽然说国民党的反共分子没有杀张冲,但张冲在38岁那年,感染了恶性疟疾,他的好朋友周恩来,多次去医院探望。

1941年7月末的时候,周恩来和张冲最后一次相见,张冲说自己死了之后,郑介民会顶替自己的职务,希望国共合作不要破裂,一致抗日才是最重要的。

在重庆郊外的云龙旅馆山洞内,张冲度过了人生的最后几天时光,同年的8月11日因病医治无效逝世,壮志未酬,英雄落幕。

在张冲的追悼会上,中国共产党当中,以毛泽东为首的七位领导,联名送去挽联。

上联是:大计赖支持,内联共,外联苏,奔走不辞劳,七载辛勤如一日。

下联是:斯人独憔悴,始病寒,继病疟,深沉竟莫起,数声哭泣已千秋……  

文章写到这里,贴一篇周恩来在新华日报所发表的《悼张淮南先生》因为篇幅较长、文言文较多、所以笔者将其简化,大致内容如下:

1941年,中统大特务张冲去世,中共领导送挽联,周恩来参加追悼会

每念公谊,迄难忘怀,而且也永不能忘怀。

我和淮南先生认识比较晚,西安事变后才开始往来,直到淮南先生去世,我俩往来两三百次,有时一日两三见,有时且于一地共起居。

我们谈论的,都是如何抗日打鬼子,如何坚持坚持国策,并至死不移……

我与淮南先生五年如一日,在这段时间里,国内外局势变幻无常。各种谣言侮辱淮南先生,但淮南先生处之泰然,坚定不移的推动国共合作,从不为外界所扰。

虽然困难越来越多,但淮南先生的努力也越来越多,奔走各方也越来越辛劳,至死不息。

我与淮南先生初无私交,而且分属不同党派,虽然我们都是因公事而来往,但因为公谊而增友谊。

我与淮南先生,彼此能够推心置腹的交谈,五年来关系从未有任何的恶化,彼此都未伤及党格,没有出卖我们本党。

为了国共合作,淮南先生坚持到最后一口气,虽然先生已经官至青年中委,但从没有因权利而骄傲,更没有沾染中统习气。

平日里淮南先生待人接物,亲善友爱谦虚,蒋介石评价说:“赴义至勇,秉节有方……”

在我的印象当中,如果谈及对淮南先生的评价,应该补上:临事有恒,持躬至谨。

自从国共合作以来,我与淮南先生相识,虽然各种困难接踵而至,但我们始终安危与共。在追悼会上,怆痛之情勾起了我对往事的回忆。

1941年,中统大特务张冲去世,中共领导送挽联,周恩来参加追悼会

虽说是在西安事变之后,淮南先生奔走在国共两党之间,但实际上早在西安事变之前,淮南先生已经为国共合作而奔波。

我和淮南先生,并非无党见者,惟站在民族利益之上的党见,所以我们没有私人利益,所以我们很多事情都可以谈的通,很多问题都可以解决……

抗战正是关键时刻,两党应该加紧团结,国民党应该再推出一位淮南先生这样的人,来延续淮南先生的事业。

在我看来,淮南先生已不愧为国家民族之栋梁,没有辜负蒋委员长的期望。即使在我们共产党,心情也非常的悲痛,失去了这位好朋友。

我们共产党相信,国民党英才很多,肯定有关心团结御侮之人。虽然淮南先生已经长眠,但他“至勇至谨、有恒有方”的精神,肯定会有后来人接力。

毛泽东同志说:“全世界人类的任务,是团结起来反对法西斯,而全中国人民的任务,则是团结起来反对日本的进攻。现在这两种团结都有大大加强的必要”。

我们国共两党追悼淮南先生,而且也应该沿着淮南先生留下来的道路前进,淮南先生的道路,就是团结的道路。

以上便是周恩来在新华日报所发表的《悼淮南先生》的大致内容,可看出字里行间透着悲痛,也希望国共合作能够继续,大敌当前,抗日为重。

到了1945年,虽然抗日战争获得了胜利,但蒋介石却早有挑起内战之心。

1941年,中统大特务张冲去世,中共领导送挽联,周恩来参加追悼会

(解放战争时期的解放军)

所以解放战争很快就拉开了大幕,到了1949年10月1日,周恩来参加了开国大典,新中国正式成立了。

周总理刚刚抽出一点喝茶时间,偶然遇见了医学专家洪式闾教授,这位医学界的著名人物,乃是张冲的浙江老乡。

周恩来难忍心中对好友的思念,所以和洪教授谈起了张冲,说自己当年和淮南先生的关系很好。

关于张冲的家庭,他的大儿子名叫张炎,学习成绩非常优秀,所以遵从周恩来的嘱咐,去往华东军政大学深造。

张炎毕业之后,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于是怀着坎坷的心情去北京,暗暗想着周总理会不会帮助自己呢?

周恩来一听张冲的儿子进京,所以在家里摆下几个菜,请张炎一起吃饭,席间询问这个年轻人,擅长什么?课本上学到了什么?

几天后,在周恩来的安排下,张炎去了华北人民革命大学。

到了1991年的时候,报纸上再次出现了张冲的名字,而且也是在这一年,政府开始在重庆寻找张冲的墓地,想要将其送回到浙江的乐清老家。

自从张冲去世,他就留下遗愿,希望抗战胜利之后,迁坟回到故乡。

到了1992年,我党的统战部于11月25日下达指示,由政府出钱,为张冲修筑墓穴……

到了1995年的5月,张冲的遗愿得以实现,遗骸回到了故乡,按照他遗嘱的地址,葬在了北白象镇、琯头村旁、狮子山上。

1941年,中统大特务张冲去世,中共领导送挽联,周恩来参加追悼会

笔者本人,在青年时期曾经在乐清工作过几年,最喜欢爬山登高望远,欣赏瓯江风景。

我那时候注意到,有一座高高的墓碑,也在远望着碧波荡漾的瓯江。

当时有朋友指着说:“墓碑上的那几个字儿,是周恩来写的。”

笔者当时没留意,一心欣赏总理的书法,却忽视了那墓中之人,至今想起,心有遗憾。

==》用代理价购买淘宝、京东、拼多多商品,享全网最高返利,了解一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创客坊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uangkefang.cn/w/1602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