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还有一座古石窟,历史比莫高窟还要久远,壁画都堪称国之重宝

提起我国的石窟艺术,大家首先想到的一定是敦煌莫高窟。其实,我国还有一座古石窟,其历史比莫高窟还要久远。

“龟兹”这个名字,可能各位从历史故事里听说过。这个国家,曾是我国西域地区最大的国家之一。建立在丝绸之路之上的这座古国,曾凭借便利的贸易条件成为西域经济最繁荣的地区。

与莫高窟类似,龟兹人修建的石窟中,也留存了许多古代壁画。不过,近年来龟兹石窟艺术的保护工作不容乐观,已多次有学者站出来呼吁大众,一定要保护好这座古代艺术殿堂,否则它的“寿命”将不足百年。

2015年,我国首次召开了“克孜尔石窟壁画国际学术研讨会”,在这场盛会中,来自各国的考古学家云集中国美术学院,对石窟壁画的艺术形式、历史价值及保存方式进行了探讨。

我国还有一座古石窟,历史比莫高窟还要久远,壁画都堪称国之重宝

那么,古龟兹究竟是怎样的国家呢?这些壁画的研究价值又有多大呢?

记得季羡林先生曾对龟兹做出这样的评价:“龟兹是古代波斯、希腊、印度、罗马及汉唐文明的交汇处,亦是公元前一世纪全球最大的文明交汇处。”

早在东汉时期,时人就已经开始建造克孜尔石窟。迄今为止,这是我国考古界发现的最早的佛教石窟艺术。早在2014年,该石窟便被收录进《世界遗产名录》,成为我国又一大成功申遗的古建筑。

克孜尔壁画研讨会顺利召开后,这一盛会迅速吸引了全球各地考古界专家的目光。据悉,当时总共有包括中国、德国、美国、意大利、英国、日本等十一个国家共一百名专家参加了会议。

在会议召开期间,当地还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岩彩绘画作品展览。这是近年来,我国最大的岩彩艺术展览。

中国美术学院的院长王赞组织策划了这场国际性学术会及大型展览,其本人表示,早在2008年第一次参观了克孜尔壁画后,便被这种艺术形式所吸引。

相比于举世闻名的莫高窟,克孜尔壁画的历史更加久远,这座石窟的始建时间比莫高窟早三百年。时至今日,古龟兹石窟群中,总共有上万平方米的古代壁画。

曾经,莫高窟壁画给我国学术界带来了无数谜团,然而这些谜团均能在克孜尔壁画中寻找到答案。

我国还有一座古石窟,历史比莫高窟还要久远,壁画都堪称国之重宝

从艺术角度上来讲,克孜尔石窟与莫高窟的壁画同样引人瞩目,它们甚至颠覆了人们对我国传统艺术的认知。

在这些古石窟壁画面世之前,大多数人认为水墨画是我国古代绘画艺术的主流,是唯一的“国画”。实际上,壁画同样是国画的一部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石窟壁画更能代表国画。

其实,我国在多年前已准备召开一场国际性壁画会议。2012年,龟兹研究院与中国美术学院签订了一份合作协议,并在新疆龟兹地区建立了研究生院。次年,双方再次就“克孜尔壁画走向世界”的话题展开讨论。召开于2015的那场国际盛会,正是在2013年开始筹备的。

克孜尔壁画艺术之所以有如此高的成就,离不开其本身强大的包容性。正是因为壁画本身有强大的文化底蕴,才能对一应外来文化兼容并包。

2015年的这场研讨会,主题是中外艺术史、壁画艺术鉴赏、古文字研究、丝绸文化、考古学等,这些研讨内容,均可通过克孜尔壁画展现出来。

我国还有一座古石窟,历史比莫高窟还要久远,壁画都堪称国之重宝

据新疆龟兹研究院的工作人员介绍,这座堪称古代壁画艺术宝库的龟兹石窟群,曾经历过两次洗劫。

公元十世纪,西域地区爆发了一场宗教之争。穆斯林与佛教徒因信仰不同,双方发生了剧烈冲突。在此期间,由于龟兹国的佛教信仰衰落,这座有浓厚佛学元素的石窟群遭到废弃。由于当时的龟兹国无力派人保护石窟,以至于许多流民闯入石窟,对壁画进行大面积破坏。

十九世纪末,一支打着探险名义来到中国的外国强盗,收买向导溜进龟兹壁画区。这些强盗用野蛮粗暴的方式,在石窟中敲下整块壁画以及雕塑作品,并将这些珍贵的文物带离祖国。在这场令人发指的盗案中,大量雕塑、壁画遗失。如今在石窟之中,我们仍能看到盗贼对岩壁刀刻斧凿的痕迹。

据悉,这些盗贼正是十九世纪的德国考古人员。对于这起证据确凿的盗案,德国专家又有怎样的表示呢?

在参加研讨会的专家中,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馆长鲁克思接受了我国记者的采访。鲁克思称,他之所以对克孜尔文化感兴趣,是因为幼年时曾热爱木工技术。

博士毕业时,鲁克思发表了一篇关于研究《鲁班经》的学术论文。真正了解到龟兹古国与德国之间的渊源,是在鲁克思前往柏林参加工作后。当时,来到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的鲁克思,在馆中发现了一批精美的壁画和文物。

毫无疑问,这些壁画和文物正是当年龟兹石窟失窃的艺术品。

我国还有一座古石窟,历史比莫高窟还要久远,壁画都堪称国之重宝

鲁克思称:“2010年我从德国来到中国新疆,当我走入石窟并看到那些残缺的石壁时,我的心情既激动又沉重。令我激动的是,那些石窟艺术所展现出的张力。可惜,因为一些历史因素,这些艺术瑰宝现已残缺不全。”

鲁克思向记者讲述了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中石窟壁画的保存情况,据悉这些被运往海外的壁画保存失当,不少壁画已风化褪色。鲁克思称,之所以柏林的壁画保存不当,是因为壁画运往德国时当地正处于战乱之中,受战乱影响壁画未能得到妥善保护。

这位来自德国的专家表示,近几年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一直在关注世界各地的石窟艺术,并与中国美术学院往来密切。希望这次的研讨会,能让双方对石窟壁画这种古代艺术的研究更加深入。

在研讨会期间,一篇名为《新疆库木吐喇石窟壁画病害调查》的学术报告引起了广泛关注。根据这篇学术报告中的记载,现如今包括克孜尔石窟在内的大量石窟壁画,因岩石结构出现裂缝、气温升高壁画内部空鼓、风雨侵蚀等原因,现已面临严峻的保存问题。

例如,在新疆库木吐喇石窟沟21窟的穹顶,曾于本世纪初发生大规模塌方。石窟穹顶的塌方,为我国文物保护工作者敲响了警钟。发表这篇学术报告的研究者表示,应该对所有的石窟进行加固,并安装窟门及防水结构,避免石窟继续遭受侵蚀。

参加会议的学者们认为,当务之急是重视壁画保护工作。在这一点上,中国的学者往往将精力放在敦煌壁画上,并未给予克孜尔石窟太多重视。这种现象,让参加研讨会的学者们不由得有这样的担心,如果不及时拿出保护措施,克孜尔石窟中的壁画艺术将在百年后消失。

我国还有一座古石窟,历史比莫高窟还要久远,壁画都堪称国之重宝

除了壁画的保护工作之外,参与研讨会的学者们各抒己见,纷纷拿出了自己对壁画艺术的鉴赏经验。

例如,中国美术学院院长王赞就发表了一篇《“画家画”之壁画与“六法”之间的关系》的报告。

在这篇报告中,王院长以南朝谢赫提出的“六法”为依据,表示壁画艺术的本质是“随类赋彩”。此外,在绘制壁画人像时,又会遵照“传移模写”的原则。

据了解,南北朝时期的“六法”是一种基于《易经》中洛书、河图的堪舆之学。这种学问被应用于艺术鉴赏时,会形成一种时间空间一体化的思维形势。

“传移模写”听起来比较神秘,实际上就是当时的画匠在绘制人像时,将那些寺庙和宗教中的画样放大,移稿的具体过程正是“传移模写”。

有关国画本源的思考,一直困扰着现代的中国艺术家。倘若这种思考长时间无法解决,那么我国绘画界对此的争论就不会止息。只有在这些古代艺术作品中找到国画的源流,从中国画史中寻找答案,才能破解这一问题。

王赞院长表示,外国艺术界向来有这样的传统,那就是“依源头而为之”。现如今的中国艺术家,应该追本溯源,从绘画史的源头上寻找最原始的精神追求。只有理清了“文人画”和“画家画”之间的共通之处和区别,未来的国画创作者才能更自由地发挥想象。

我国还有一座古石窟,历史比莫高窟还要久远,壁画都堪称国之重宝

龟兹古国作为公元前一世纪世界上最大的“多元语言区”,该国家地处古中国、古印度、古希腊和古波斯的交界处。所以,这个古王国自兴起之初就已经被历史赋予了多元的文化元素。虽然,随着时代的变迁、丝绸之路的废弃和宗教信仰的变化,龟兹古国失落在历史的尘埃中。但是,这些壁画仍能填补历史领域的空白。

所以,不论是站在艺术角度来看,还是探讨其历史价值,龟兹壁画都堪称国之重宝。

参考资料:

【《龟兹壁画》、《世界遗产名录》、《新疆库木吐喇石窟壁画病害调查》】

==》用代理价购买淘宝、京东、拼多多商品,享全网最高返利,了解一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创客坊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uangkefang.cn/w/1624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