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四川是生养苏东坡的故乡,但在他心中,这个地方与蜀地同等重要

东坡先生的人生起点很高,与那些郁郁不得志的同行相比,苏轼于嘉佑二年通过科举,鲤鱼跃龙门,开始了他的仕途。

苏轼的一生,先后辗转于凤翔、杭州、密州、徐州等地,原本他的前途无量,但却因卷入了“乌台诗案”而断送了仕途,被贬为团练副使。为了获得机遇,苏东坡为公务尽心竭虑,希望能得到朝廷的提拔。然而,苏轼晚年朝中新党崛起,反对革新的苏东坡再次遭贬谪。

虽四川是生养苏东坡的故乡,但在他心中,这个地方与蜀地同等重要

按理说,命运对这位当世人杰的捉弄也该到此为止了,然而苏轼却并没有盼来得志的那天。宋徽宗登基后,包括苏轼在内的一众官员得到大赦,有幸北还。可惜此时的苏东坡却在回归的路上因病与世长辞,令人唏嘘。

重读苏东坡的人生经历,笔者不由得想到那句“此心安处是吾乡”。天下之大,苏东坡自故乡眉山出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可哪里才是能让他的心乡呢?若真有一片乐土,能让东坡先生得到片刻的心安,我认为那里一定是常州无疑。

虽四川是生养苏东坡的故乡,但在他心中,这个地方与蜀地同等重要

熙宁四年七月,苏东坡经人介绍,来到杭州担任通判(幕僚)。同年年末,苏东坡因赶考沿运河来到常州,这是他与这片土地的初次见面,也是苏轼与常州不解之缘的开端。在苏轼与其弟苏辙进京赶考那一年,结交了不少同年的学子,里面就包括了常州人胡宗愈。

次年,苏轼顺利地考取进士,成为新科状元,出席了皇帝的进士宴。在席间,苏东坡结识了邻座的进士蒋之奇,无独有偶,此人亦是常州人。两名刚刚登榜入仕的新科进士言语投机,在宴席上对坐长谈,并定下“鸡黍之约”。

苏轼向这位新交的朋友保证,有机会一定前往他的家乡定居,领会蒋之奇口中的家乡之美。幸运的是,中年的苏东坡得以被调往常州任职。在为常州赈灾的这段时间里,苏东坡的脚步遍及无锡、江阴、晋陵,并在这些地方留下了自己的名句。在领略到常州风光后,苏轼不由得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如果能在这里终老,那将是人生的一大快事。”

为了能在这片土地留居,苏轼于元丰七年写了一封《乞常州居住表》,向朝廷请示能久居常州。然而,苏东坡只是个地方官,他的奏章就像石沉大海一样没有收到任何回应。眼看着述职的日子越来越近,苏轼只能带着一家老小离开这片土地,并在继续北上的过程中再次上表,希望能在常州归老。

从文献里我们可以看到,苏轼病故于常州,算是履行了当年对同科好友许下的诺言。实际上,可供他选择的落脚点不止常州一处,至少其弟所在的许昌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苏轼之所以定居于常州,或许就是因为他对这片土地抱有特殊的感情。据说,在苏东坡被流放到海南期间,常州地区的“乡贤团”还特地南下探望,给他送去了笔墨纸砚。回望苏轼的一生,他与常州结下了深厚的缘分。

虽四川是生养苏东坡的故乡,但在他心中,这个地方与蜀地同等重要

想当年他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读书人,在出人头地时认识了不少来自常州的知交好友。在朋友的介绍下,他已对这片未曾踏足的土地心生神往。虽然,在许下留居常州的誓言之初,年少轻狂的苏轼未必将这句无心之言放在心上,但当他首次来到常州并领会到水乡之神韵后,他便深深地爱上了这座城市。即便中年仕途郁郁不得志,即便得不到皇上的赏识,他亦要为了留居在这座城市先后多次向皇帝上表。

就算是在苏东坡的事业巅峰期,也就是元佑年间,他成了朝中举足轻重的栋梁之臣时,仍不忘对常州人胡完夫提及当年的誓言:“某已卜居毗陵,与完夫有庐里之约。”北归期间,名满天下的苏东坡不论走到哪里,都能得到旧友的盛情款待,然而在所有人的盛情挽留下,苏东坡仍马不停蹄,不肯停下脚步。那句“然某缘在东南”,是他对常州深深的眷恋。

“知君此去便归耕,笑指孤舟一叶轻。

待向三茅乞灵雨,半篙流水赠君行。”

虽四川是生养苏东坡的故乡,但在他心中,这个地方与蜀地同等重要

或许只有在常州这片让他心心念念的土地上,苏东坡才会写出这种看淡人生的佳句。或许,四川是生养苏东坡的故乡,但在他心中,常州与蜀地的地位同等重要。因为,这里是他寄托了情愫的“心乡”。

参考资料:

【《苏东坡》、《苏轼与常州》】

==》用代理价购买淘宝、京东、拼多多商品,享全网最高返利,了解一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创客坊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uangkefang.cn/w/1664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