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厂打工女孩无奈之举

很累。不想爱了,也不想劳动了。——列夫·托尔斯泰

此刻我正睡在厂区的宿舍里,蜷缩在被窝,吹着空调开着灯,毫无睡意,突然想哭。可能触点就是昨晚爷爷突然打来的那通电话。爷爷说他听我姑讲我来长沙做事了,但具体做什么她没有说。当时我心里咯噔一下,感觉自己像被瞄住透明玻璃盒里的小丑,自以为行踪自由隐秘,其实早已被他人看穿,而我呢,连这种异样眼光所设下的重重屏障都没意识到,以为自己并不那么渺小。我停顿了几秒,有点自卑对爷爷说:“我在工厂打包装。”爷爷那边也明显顿了下,语气尽显失望,他用标准的家乡话:“哦,你去进厂站流水线了唷”我条件反射地回“嗯”,然后似乎自尊心作祟,本能怕爷爷难免思想刻板误解什么,立马补充道:“我就在这边做二十多天,过年之前就回去了。”

说完我后悔了,因为爷爷并非我想象中那样,他觉得打工就是打死工,只不过没有明说,我对他说:“你在家要注意身体啊。”他回,“你也注意安全啊”,通话结束。

洗完澡我拍了条宿舍的视频发给表姐,跟她说这二十天打寒假工我将过得多么逍遥:八人寝目前入住了我一人,有暖气有热水,还包吃住……没想到表姐回复也只有四个字——注意安全,我问她为什么没告诉爷爷我在长沙这边做工,不是托付她转告了吗?

她没有立马回复我,好像有意回避这个话题,于是我心里开始犯嘀咕:“是因为家人们觉得本科毕业生不应该踏进工厂做苦力吗?因为他们觉得靠劳动力赚钱比不上脑力光彩?可什么有光彩?什么叫有出息?我靠自己的双手赚钱不偷不抢难道也要受到鄙视……”

天真的我有点赌气给她补了句,“我完全不觉得用自己劳动赚钱有什么好失望的”。半小时后,她可能察觉我传达的情绪,毕竟从小一起长大,她对我了解程度没有九分也有七分,她说:“没关系,赚钱要紧,只要你明白你目的是什么?过程是自己的别人怎么看无所谓,最重要先有一笔钱,这样你年后就可以专心准备复试。”

事后再看她这几句话,有醍醐灌顶之感,但那时候不以为然,认为这家伙又在用她自以为是的优越泼毒鸡汤了……就很烦。

后来她迫切问了我少许,问我如果考研和教资面试都没通过,今后的路怎么走……问的都是些现实问题,我虽然很不适,但并不怪她,因为她八成站在我的处境替我着想,她希望我谨慎面对生活,提前做好职业规划。我告诉她说自己已经在思考年后找正式工作了,因为我觉得毕业前解决经济独立是首先问题,毕竟我是穷人家的孩子,不能奢望父母扶持我。

她说,你好酸。天真的我以为她指我“酸她”,继续说道:“并不是谁都像你一样,师范毕业的,不用考证直接上岗还包吃包住……咱哪像你啊,做人民教师体面又轻松。”她说:“感觉你有一股柠檬精的酸臭味。”

我……还真没觉得。

她又开始盘问我的薪资和考研复试,我又开始厌烦她了。我说赚钱就是为了养活自己,难道在家啃老吗?而且以后去工作租房点外卖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她莫名其妙说觉得我没想着在家白喝自食其力,真是很不错。在我记忆里,这是她第一次夸我,但我完全没有丝毫开心。因为我已经意识到自己不是那个可以空喊着“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少年了,而是被生活一步步逼到阴森角落里的老阿姨。这个时候被夸,能换来真的只有苦笑。

当然众生皆苦,茫茫人世间我肯定也不是最苦那个,像我这样贫二代可谓人山人海。他们也没有父母钞票度过难关,有的甚至处境还不如我,但是他们放弃了吗?他们没有,我也没有。因为毕竟二十出头,都会选择跟生活死磕,不畏惧死亡,怕只怕死磕后还改变不了处境的尴尬。很多时候,我们人生就像在汪洋大海里面游泳,看不到彼岸,便生出慌乱和绝望,但你一旦选择放弃不游了,可能会永远沉下去。生活本身只有两面,你选了A面,就不可能通往你羡慕别人的B面。中间没有灰色地带。

进厂打工女孩无奈之举

所以亲情对我而言,就是及格六十分,亲人是被迫选择的。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也是被迫抚养我长大,被迫管我一日三餐,被迫给我每年交学费。毕竟砸断骨头连着筋,他们虽然嫌弃我不爱笑,嫌弃我性格差,嫌弃我头脑笨、爱发脾气,嫌弃我没工作……但是他们还得继续做我亲人,在我感冒时催我吃药,每天定时打电话提醒我吃饭,回家晚了会担心我安全。但是他们还是好可恨啊,我赌气闹绝食连续十天他们也绝不妥协给我送哪怕一小口饭,也不关心我饿不饿;我没工作备战考研的时候他们也不关心我压力有多大,尽在那里旁敲侧击说谁谁一毕业就找到了月薪一万的工作。不过顶了一句,他们就会不分青红皂白贬低我,说我这个人自私自利,只想着自己不考虑别人,还说我没有一点儿良心。我在家不过待两个月,刚考完研究生考试,他们就说如果觉得考不上就看看找个什么工作,生怕我啃老。难道他们有让我啃的资本吗?

《为何家会伤人》武志红写的这本书,大学四年我一直在看。因为我家人真的太会伤人,毕竟他们就受过那点儿教育,也就那点儿肤浅的教育理念,曾经连“花钱让孩子读书等于银行投资,他们一毕业参加工作就可以坐着成倍收利息了。”之类的屁话都说得出。没有合格父母,哪有合格的教育?在负面评价和情绪下成长的孩子,能活到让你们“收获”季节已经很不错了,还想着成倍收获?像这样愚蠢至极的父母还是做个发财梦比较快。你们能想象那种一边培育禾苗一边摧残毁灭它的荒诞行为吗?可笑的是这类父母妄想能在孩子毕业后就坐享其成等着被养老。呵,养你没问题啊,可你是否有想过,你有那么配吗?

所以于我而言,六十分的亲情已经是上限不能再多了,多一分都消耗不起。我没有选择父母的权利,也没有选择如何被抚养长大权,况且在阶级障壁已然牢不可破的今天,咸鱼就算豁出性命翻了个身,那也只是咸鱼,毕竟他们父母也是咸鱼。记得小时候特纯真,给每位亲人都写了一封信,那种临表涕零不知所言,觉得他们全天下超级无敌好,可能因为他们某时某刻给我吃了一颗喜欢的糖。曾对他们无尽感激,恨不得长大后把自己生命都换成钱来报答他们给的甘甜,我赞扬他们是大树,为我遮风挡雨,为我洒下阴凉,让我依靠。儿时我说长大以后我也要做树让你们有所依靠。当然,并不是童言无忌,真的我至今都这么想,我绝对想给他们依靠,毕竟血缘这东西它确实不是一刀就能斩断的,它是一弯永远砍不断的河。他们对我的伤害,客观和实在,日积月累的伤痕如今历历在目,甚至目前他们还没放弃对我攻击,因为他们知道我的弱点就是——容易在意别人评价,又敏感脆弱心软。

亲人就是那种最擅长在怕痛部位冷不丁精准捅上一刀的人,我竟不知为何他们对我的“攻击”如此刀刀致命,而我,却连抵抗的力气都没有。每次我抹干眼泪止血,甚至在“伤口”发炎的时候本能原谅他们的恶毒,总想着亲人毕竟是亲人,没法改变也很难撇一干二净。于是前一秒恨不得加倍力度还他们一刀,后一秒狠不下心……这究竟是天性?善良?优柔寡断?蠢还是懦弱?或许是因为看到他们自以为对我好的眼神时,就宽慰自己:“算了,不还手了。”或许他们认为这一刀不致命,他们甚至以为这是对我的奖赏。然后忍着痛感叹这就是命,我自己的问题,是我木讷总暴露自己的软肋给他们看,也是我运气不好没有投胎真正适合生孩子的父母。

从小到大,我一直幻想有“平行宇宙”,在那个时空里有跟我一模一样的我,她很幸运。因为她的父母会对她说:“孩子,你要知道每个人身上都有阳光和它照不到的阴影,父母也会犯错,如果我们哪里有做得不妥当让你感到不舒服或者受伤了,你就说出来吧。不要压抑自己,只要你能摆脱负面情绪,只要你能不必在意任何人眼光为自己而活,我们就满足了。你要知道失去自我是件很可怕的事,我们宁愿放弃世俗偏见下父母权威跟你做朋友,也不要你这辈子被迫因为任何人委曲求全伤了自己。不必妥协你就是你,除非是出于内心的自由或者心甘情愿,否则不要忍受那些伤害你的人,包括爱你的父母。哪怕我们给了你生命,更何况给予你生命初衷就是让你做自己,这是生而为人最大的快乐。你绝不是为我们延续,也不要做复制别人成功的替代品,你是有完整生命的个体,有鲜活灵魂,我不想你成为任何人的附庸,更不忍心亲手折断你的羽翼。毕竟头一次做父母也在和你共同成长,所以如果做了糊涂事,请你一定记得指责制止我们或及时避开,绝不是有意给你郑重道歉了,余生请多指教。”

进厂打工女孩无奈之举

如果真的有平行世界,我希望那个我是幸运的,幸运到可以让这个时空的我羡慕的小确幸。因为我也喜欢爱而不得的事物,而她父母理想得像地平线升起光芒一样……她的亲情分数完全可以给到九十多分。而我今生今世亲情最高也就只能六十分了,因为多给一分我都觉得不值。或许未来,我会把我以上所幻想那段理想父母的话写成书信寄给我孩子,当成他一生的护身符,我很晚意识做自己,但是我希望我的孩子从懂事起就能做他自己。因为毕竟真正懂得自爱的人,才有足够力量去爱别人,思想上不完善则情场也会一路走低。爱自己的人宿命般会懂得怎么去爱父母,因为那本身就是一种良性循环啊。血浓于水维系不了亲情,道德绑架也升值不了,只有阳光健康且自然流淌的爱才能长久保鲜。

《欢乐颂》的樊胜美,《都挺好》里的苏明玉,《安家》里的房似锦……她们的经历为何能这么引起共鸣?虽然经过剧情加工,但是她们的悲喜跟大众是相通的。因为经历过人们经历,因为原生家庭打出的那套“伤害组合拳”烙印在很多人心里……这也不是啥时代悲剧,只能说教育是门很值得深究的学问,尤其是家庭教育,这是很重要一步,也是比较容易被忽视的。因为父母这身份太特殊,某种意义上相当于造物者了,有着不可避免的盲目性和攻击性。

我曾无数遍在脑海里试想过与父母battle的场景,可是每次在一番想象结束后还是不得不承认自己在很多事情面前的那种无奈。大刘说:“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可是此时接受生活毒打的我却觉得——傲慢其实本身是弱小的一种,无知必然成为对过去自己的最贴切评价。

进厂打工女孩无奈之举

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它决定了我们不可能愚蠢到去跟那些含着金汤匙长大的人比较,没资格跟他人较劲但往往会拿来跟自己比较。突然想到去年《王牌对王牌》有一期郑爽和关晓彤的父亲都来到节目现场,他们用尽浑身解数来展示各自女儿多么幸运……事实确实如此,她们看起来是真的有被父母和生活好好宠爱着的女孩。记得当时看女神笑得那么甜,我对闺蜜说了句:“我实名制羡慕她们!”闺蜜白了我一眼,怼了句:“你羡慕个屁!再怎么样你爸妈都把你拉扯大了。”对啊已把我拉扯大,我还说什么呢?就在前两日,孤陋寡闻的我从闺蜜口中得知“郑爽代孕”风波,听完她激动无比的爆料我陷入沉思,她以为我对八卦新闻漠不关心,于是说:“所以你看,你总说没有选择父母的权利,那他们作为大牌明星孩子,有选择权利吗?”那时我依然没有说话了。

总有些情绪无法用语言表达,要是所有事没有选择,怎么快乐?不管未来有多少刀光剑影,为自己为生活,或是为脚下这片土地,全力以赴一次。

==》用代理价购买淘宝、京东、拼多多商品,享全网最高返利,了解一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创客坊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uangkefang.cn/w/1678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