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能喝到那么多好茶,真的要感谢福建人

我们能喝到那么多好茶,真的要感谢福建人

最近和同事去吃沙县小吃,期间难免聊到茶。

同事掰着指头叹息:“福建人是真厉害,几乎贯穿我们的生活。说到吃,沙县小吃遍布大江南北;说到穿,莆田系把我们从头包裹到脚;说到茶,我国十个卖茶的,六个以上是福建人,马连道茶城80%的老板据说都是福建人。”

我们能喝到那么多好茶,真的要感谢福建人

不可否认,福建人在我国茶的发展历史上,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闻于鲁周公,兴于唐,盛于宋,明清时遍及中华。

在茶文化最为鼎盛的宋朝,斗茶风靡朝野。

这一时期,建州(今福建建瓯市)北苑御焙成为全国闻名的贡茶中心。而且进贡茶之前,当地要先斗茶,以品质最好的进贡给皇帝。

我们能喝到那么多好茶,真的要感谢福建人

范仲淹曾写诗:“北苑将期献天子,林下雄豪先斗美”。

苏轼也曾感叹:“君不见武夷溪边粟粒芽,前丁后蔡(丁谓、蔡襄)相笼加,争新买宠各出意,今年斗品充官茶……”

及至明清,制茶技艺进一步发展,茶的种类也逐渐从单一的团茶和散茶,逐步发展成绿茶、红茶、青茶、黄茶、黑茶、白茶等六大茶类,在这六大茶类中,三大茶类(红茶、乌龙茶、白茶)均源于福建。

乌龙茶

我们能喝到那么多好茶,真的要感谢福建人

乌龙茶约创制于1725年(清雍正年间)前后的福建安溪。

福建《安溪县志》记载:“安溪人于清雍正三年首先发明乌龙茶做法,以后传入闽北、广东和台湾”,在安溪乌龙茶的基础上,逐渐形成了闽南乌龙、闽北乌龙、广东乌龙和台湾乌龙四大系列。

乌龙茶兼有绿茶之清鲜、红茶之甘醇,其中铁观音、武夷岩茶、凤凰单丛更是有口皆碑,甫一问世就备受茶客喜爱。

白茶

我们能喝到那么多好茶,真的要感谢福建人

宋徽宗在《大观茶论》中曾提到白茶:“白茶,自为一种,与常茶不同……”

有人认为,宋徽宗这里说的白茶,可能产于北苑御焙茶山上的野生白茶。

另外,公元1115年,关棣县向宋徽宗进贡茶银针,“喜动龙颜,获赐年号,遂改县名关棣为政和”。

不过,那个时候说的白茶与我们现在说的白茶迥然有别。宋时的白茶,加工方法实际是蒸青绿茶,这与如今不炒不揉的白茶工艺制成的白茶,是完全不同的。

和现代白茶制法最接近的,是明代田艺蘅在《煮泉小品》记载的“茶者以火作者为次,生晒者为上……”

清嘉庆初年(1796年),已经有人以闽北菜茶为鲜叶做成白茶了。

光绪15年(1890年),福建政和用大白茶制成银针,并于次年销往国外。

关于白茶最早出现的时间,一直存在一些争议。不过,现代白茶创制于福建这一说法,是无可置疑的。

红茶

我们能喝到那么多好茶,真的要感谢福建人

红茶是在国际上消费量最大的茶,而红茶的鼻祖,正是源于福建武夷山的正山小种。

清代刘靖在《片刻余闲集》中记述:“山之第九曲尽处有星村镇……黑色红汤,土名江西乌,皆私售于星村各行。”星村小种红茶创造以后,逐渐演变出工夫红茶。

1610年,正山小种传入欧洲,后被葡萄牙凯瑟琳公主作为嫁妆,带到了英国宫廷,并逐渐在欧洲各国流行开来,最终风靡世界。

可以说,没有福建人,如今的西方人根本喝不上红茶。

而且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茶在英文中的发音(tea),其实是源自福建的方言。

闽南地区称茶为“tay”,喝茶为“泡tay”,荷兰人购回福建茶时,便根据这个发音将茶译成拉丁语的“Thee”,英语中的“Tea”,法语的“The”;德语的“Thea”,均为“Tay”之转音。由此可见,福建人其实是对国际茶文化产生了很大影响的。

正山小种问世以后,逐渐演变为小种红茶、工夫红茶、红碎茶三大类。

工夫红茶中的祁门红茶、滇红、川红、宁红、英红,甚至信阳红茶都与福建的正山小种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不夸张地说,中国六大茶类,福建占了半壁江山,而在各个版本的十大名茶中,铁观音、武夷岩茶也是坐上常客。我们有这么多好喝的茶,的确要感谢福建人。

福建不仅产好茶,而且茶叶产量极大。据福建省农业农村厅2019年统计,福建省茶叶产量高达43.99万吨,全产业链产值近1200亿元,均居全国第一。

庞大的茶产量,催生了众多卖茶的福建人,据当地人说“福建街边卖茶的比卖米的多”。而《茶叶战争》的作者周重林更是感叹:“有烟火的地方,就有福建人卖茶……

你感受到被福建茶人支配的恐惧了吗?

==》用代理价购买淘宝、京东、拼多多商品,享全网最高返利,了解一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创客坊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uangkefang.cn/w/1738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