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不止对WeWork一家看走了眼,还有2家独角兽公司上市后疲软

孙正义不止对WeWork一家看走了眼,还有2家独角兽公司上市后疲软

孙正义

自从WeWork的IPO失败,市值大幅缩水之后,孙正义的“投资教父”的人设就崩塌了。

因为WeWork这笔投资的失败,软银集团甚至出现了14年来的首次季度亏损,孙正义对此懊悔不已并且将问题推给了已经从WeWork离职的创始人亚当·诺依曼。

孙正义在WeWork这笔投资上损失了高达数十亿美元,也影响了他对愿景基金二期的筹资进展。

但其实孙正义投资失利的项目可并不只是WeWork这一家创业公司,至少还有2家软银或愿景基金投资的公司在上市后走势疲软。

它们分别是:共享打车巨头公司Uber和SaaS创业公司Slack。

孙正义不止对WeWork一家看走了眼,还有2家独角兽公司上市后疲软

uber和slack上市后的走势表现

Uber,今年5月10日上市,发行价45美元,这个发行价让Uber的估值仅有820亿美元,远低于其上市前外界预测的1200亿美元。但如今半年过去,Uber的股价目前是26.7美元,市值仅有455.6亿美元,缩水40%。

(当然同样是共享打车公司,Lyft也不好过,且它比Uber上市更早,Lyft在今年3月30日上市,发行价定在了72美元,当时对应的市值为243亿美元,但8个月过去,Lyft的股价只有43.3美元,市值缩水了39.8%,目前只有128.9亿美元)

Slack于今年6月20日上市,发行价26美元,如今5个月过去股价为21.3美元,股价下降了18%,也处于破发状态。

更关键的是,Uber和Slack两家公司的业绩也让人着急。

Uber的盈利很遥远:

今年第三季度,Uber亏损了11.6亿美元,虽然较上个季度亏损52亿美元减少了很多,但依然是血亏阶段。Uber的高管表示有信心在2021年实现调整后盈利,这意味着Uber盈利还得再等至少1年。

(Lyft也在血亏:今年第三季度的净亏损为4.635亿美元,同比亏损幅度也扩大了。Lyft的CEO洛根·格林预测说“预计在2021年第四季度调整后的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将能够转正”,看来共享打车行业里谈盈利至少得是一两年以后的事情了)

Slack也让投资人失望:

今年9月初,Slack发布了2020财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该季度亏损为3.6亿美元,同比扩大了12.5%。目前Slack还面临着微软公司“Team”产品的强力竞争。Slack这份财报发布当天,股价就下跌了13%,足见投资人对这家公司的担忧。

Uber和Slack这两家公司在上市前都曾经受到资本的追捧,软银就是押了重注在上面。但可惜Uber和Slack都出现了一二级市场市值倒挂的情况。这也影响了软银的投资回报率。

这样看来,WeWork的失败并非孤案,软银和愿景基金需要好好反思一下了,孙正义你可长点心吧!

==》用代理价购买淘宝、京东、拼多多商品,享全网最高返利,了解一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创客坊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uangkefang.cn/w/2194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