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在西安流血,惊心动魄的“人鼠之战”

我于2021年5月14日发布了一则公告,叫做《如果转基因被证明有害,我即永久退出网络》。我在里面说:即日起任何一个人出示任何一例确凿证据,我即永久退出网络,并且有额外的奖励。这公告发布也有些日子,还没有人过来拿走这笔钱。可能是我的赏格太寒酸了一点,才区区数百元,提不起别人的兴趣吧?但是早在1998年,可有一位反伪科学人士开出了天价的悬赏,就为了一睹“特异功能人士”的芳容。那可是1998年,普通人拿二三百元工资的时候,就有一位叫司马南的先生开出了100万元人民币的赏格。不久,这笔赏格追加到了2000万。

司马南在媒体上郑重宣称:悬赏的前提十分简单,只要申请人的特异功能得到科学的确证和公认,他将一次性得到相当于2000万人民币的奖励。奖金来源于一家药企的赞助。这项悬赏有具体的规则,是非常严肃的承诺,具有明确的法律效应。

司马南在西安流血,惊心动魄的“人鼠之战”

年轻时的司马南

当记者问到司马南,为什么他要做这样的悬赏时,司马南说,联合国有一个著名的公约,即《公民权利及正确权利公约》,这个公约规定公民有言论和行为的自由。但这种自由必须受到两个方面的限制。其一不能妨碍损害别人的利益,其二必须考虑到国家利益、公共规则。依据这一精神,我们每个人都应当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但是那些神功大师们故意公然违反这些规则,因此他们是全人类共同的敌人。制止他们的非法活动,符合世界上任何一个政府和国家人民的利益。在这个意义上,反伪科学、反伪气功是世界性的任务。所以,我愿意出面为社会铲除这些害虫,略尽个人的微薄之力!

司马南说道:我在这里宣布,不仅国内的神功是假的,国外的神功也是假的。我和朋友曾经做了一个20期的电视节目《揭秘》,请来了印度的科学捍卫者星戈,他就给我们讲解了被传得神乎其神的瑜伽功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事实证明,到目前为止,在这个地球上还没有任何所谓的特异功能得到科学的确认。

司马南还当场公布了他的手机号码。“如果有哪位神功大师不服气的,尽可以直接向我发起挑战,这里有2000万!是2000万!”司马南笑哈哈地说道。

司马南在西安流血,惊心动魄的“人鼠之战”

司马南表演魔术

司马南的这个悬赏一出,果不其然在社会掀起轩然大波。后来就有一位姓胡的气功大师将司马南起诉上了法庭,要求司马南停止侵权,恢复名誉,赔偿精神损失费。原来,2001年的时候,司马南受邀参加一场某省会报刊举办的“科普沙龙揭秘活动”,在现场司马南表演了拿手绝活——神功揭秘,一边播放这位胡姓大师的“气功”表演,一边予以出人意料的揭谜底,还加上自己的反伪气功的犀利评论。当时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麻也在场,配合司马南做了一番点评。这位胡姓气功大师感觉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扫了颜面,恐怕日后赚钱的路子就这么断了,一怒之下,将司马南告到了郑州市金水区法院,法院居然就此还立了案。

这已经不是司马南第一次被告了。据悉,就在去年的2020年,就有一家泰国企业向司马南索赔名誉损失500万。这还是因为司马南太敢说话,不遮遮掩掩,自然容易惹祸上身。

这还是涉及经济方向的风险。在司马南三十多年的打假生涯中,因为断人财路遭到打击报复的案例不计其数。甚至会遭遇到严重的人身危险。最严重的一次,就是轰动全国的西安太乙宫喋血事件。司马南等一行人在此地遇见了有史以来最危险的一次人身伤害,可谓惊心动魄。

司马南在西安流血,惊心动魄的“人鼠之战”

胡万林

事件发生在1998年2月24日。这一年,是神功大师们势力最强、最嚣张、最肆无忌惮的一年。在当时的媒体上,气功、特异功能还是一个神圣的字眼。甚至有中国科学院、清华大学等单位还邀请神功大师们合作,进行气功在物理、化学中应用的研究。胡万林就是当时“神功界”的一个大腕。你们难以想象,他在那个时代的巨大影响力是多么的恐怖。只要他一发话,立即就有成千上万的信徒为他冲锋陷阵、赴汤蹈火。而且是真正的天不怕地不怕,极度的狂热的那种。他们紧密、团结地围绕在胡大师的身边,随时随地地听从他发号施令。胡大师威风凛凛,说一不二,俨然就是土皇帝。

为什么胡大师这样厉害?是因为有一个叫做柯云路的作家写了两本“奇书”,一叫《发现黄帝内经》,一为《发现当地华佗》,在这两本书中,胡万林被塑造成一个妙手回春,可以治愈各种绝症,旷古绝今的一代神功大师。任何的疑难杂症,哪怕是癌症晚期,到了胡大师的私人医院那里,也可以被看好。柯云路的报道一出,在各界引起了轰动,全国络绎不绝的绝症患者像钱塘江的春潮一般,疯狂地向胡大师所在的太乙宫赶去。一位胰腺癌晚期患者,卖掉了家里的房子,拿着最后的19000元钱,抱着最后的希望去求“老神仙”胡大师救命。当地一位在宣传部门的负责人说,他一晚上接到了40多个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或者他们的家属的电话,恳求见大师一面。长安县卫生局一个月接到的电话增长了1000多倍,都是点名要找胡大师的。

现在我们都知道了,胡万林并没有那么神,甚至他都不懂基础的医术,完全就是忽悠人。他是怎么欺骗了成千上万的人,让他们以为自己确实是神医可以治疗绝症的呢?其实他的伎俩并不复杂,就是造势。其中使用了强烈的心理暗示。

心理暗示的效果有多么厉害呢?曾经有一家研究所设计了这样的实验场景,让不知情的女性接受假扮“气功界权威”的研究人员的“治疗”,该“气功师”对患者说,你怀孕了。实际上,那个妇女并没有怀孕。该妇女听到自己怀孕的消息后,由于心理暗示效应,立即感觉身体出现了剧烈的妊娠反应,随后肚子也一天天隆起来。去做验孕检测报告,发现报告单上孕酮指数也很高。后来,研究人员告知该妇女,说其实你并没有怀孕,于是很快她的妊娠反应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肚子也瘪了下去。再去做验血,一切指标恢复原样!这看起来似乎不可思议,但是确实真实存在。

胡万林就是利用了心理暗示,他的医院从预约开始,就一遍又一遍地对患者强调说:胡大师是用特殊的生命力在给你们看病,只有有悟性的人才能被治好。如果你要说不好,你就完了,你的绝症是看不好了。对胡大师心不诚恳,就证明你没有悟性,接受不了胡大师的功。只有你对胡大师百分之百的信任,你的悟性才算有,才能爆发生命力。

总之:信大师,得拯救;不信,等着进太平间。

司马南在西安流血,惊心动魄的“人鼠之战”

揭露胡万林的书

患者在这样的心理暗示下,就会接受这样的一种概念,即如果我不全身心地信他,我的病就看不好。

除了运用心理暗示,还有就是拖。胡大师找了一群人,冒充被大师的神奇功法治疗好的患者,天天在医院送锦旗,敲锣打鼓弄的声势很大。他们不断地宣传:信大师,我才治好了病。你要是治不好,完全是你自己的责任,与大师无关。

胡万林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他说是什么,那就必定是什么,说一不二,不允许反驳。如果他说你已经看好了,你就必须立即出院。但出院也是有讲究的,就是要求患者必须买鞭炮燃放,弄得里外都知道。意思是他又治好了一个。如果你不肯买鞭炮,他就吓唬你,说你心不诚,以后还会复发。这样,所有的患者不管有没有被治好,都会在出院的时候放鞭炮庆祝。其他的病人听见了声响,潜意识里面就认为这胡大师真有本事,果然是名不虚传。

就是这样伎俩,就蒙蔽了全国数以千万计的人。平时胡大师一出现,都是前呼后拥,俨然是帝王出巡。他一句话的旨意,就有无数人心甘情愿地为他滚刀山趟油锅,可谓不计后果,因为胡大师已经在他们面前竖立起“神”的形象。“神”的一言一行,都是神圣的指引,带给他们生的希望。质疑胡大师,意味着大逆不道,自然病就好不了。

胡万林的事迹,由于搞得越来越大,引起了司马南的强烈关注,按照朋友们对司马南的评价,司马南是一个容易“闯祸”的人。要说司马南的个头并不高,也就是一百六十八,但是他就是有这样的性格:你厉害,但是我不怕你,我敢和你硬着干。他的这种为了真相而不顾个人生死安危的冒险精神,让他往往身陷极大危险之境。按道理说,当时司马南早就功成名就,吃穿不愁,真的没有必要去趟胡万林的“浑水”,朋友们也劝他不要多管闲事,但是他还是去了。

据司马南回忆,当时去的人不多,都是瘦弱文静的知识分子,“与我一同去的人当中,有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小白小刘两位记者,还有助手小孙、小王、小薛。我们不是一个久经考验的团队,临时搭班子而已。当时胡万林及其同伙早就对我很有警惕,他们的目标只是我一个人,或者说我的目标太大了。危险属于我自己。但是我必须去看看。”

2月24日这一天的中午,一行人坐火车来到了西安。随后就去了地处太乙宫被胡万林控制的终南山医院。刚刚进了医院,司马南就被人群认了出来。于是,黑压压的人涌上,将一行人团团围住,不给走。一个显得很强壮的大汉拿着一本书,柯云路写的《发现当地华佗》,严厉的质问司马南:“你认识不认识柯云路?”司马南答:“认识。”又问:“你读没读过柯云路的书?”司马南答:“读过啊。”那个大汉火气上来了,拿着书对着司马南劈头盖脸就是一通狠砸,一边动手,一边叫骂:“XXX的,既然你读过柯云路,你还敢反对他!”

司马南在西安流血,惊心动魄的“人鼠之战”

柯云路

司马南护住头,说,你别急着动手,有话好好说。那个大汉依然骂骂咧咧,继续动手。又扑上来几个强壮男人,夹住司马南,又来一个彪形大汉用手死死地掐住司马南的脖子,几乎让他窒息。一时间,场面极其混乱,无数个愚昧的脑袋,控制着他们的拳头和脚,带着恶狠狠的残忍,往司马南和他的同伴身上招呼。司马南的腿被踢伤了,脸上都是伤,又被重重地推倒在地。有人高呼,“就是这个司马南,和我们胡老师过不去,大家打死他!”又是狂风一般的拳脚相加。

司马南拼命护着身体要害部位,他的头发被揪了下来,皮衣被撕裂开一个大口子,手表和钱包被抢走了,西服的扣子不见了。和司马南一起去的同事也好不到哪里去。小薛的脖子、耳朵后都是血。小王的头上流了血。小孙的眼睛遭遇了重击,立刻肿起来老高,流泪不止。一个中年妇女悄悄地对他说,你们千万不要反抗,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人,真的会打死你们。打死你,你都找不到他们是哪里的。

也许这时候,司马南想起了老朋友郭正谊对他的规劝:“气功圈儿,都是黑XX,千万不要碰。”但爱闯祸的他还是去碰了,在西安太乙宫这个地方,被胡万林的信徒碰的头破血流。那位劝他不要碰气功圈的郭正谊,后来也义无反顾的碰了。

就在这一天,司马南一行人在太乙宫终南山医院,遭遇到了上千人的疯狂围攻。老鼠为了报复人类,向人露出了丑陋的獠牙。他们被暴力攻击、折磨、羞辱了四个多小时之后,所有随身物品都被没收,又被带到了一间房子里。一个嘴巴很臭、面相很凶的黑大汉当面夺走了司马南和记者的录音机,还掐着司马南的脖子吼着说,“你这是偷着录,是犯法的,你要负全部责任!你要是跟胡大师过不去,大伙儿答应不答应?”“不答应!”“怎么办?”“打死他们——!!!”屋里屋外的人齐声怒吼,一张张脸都因为愤怒而扭曲了。很快,录音磁带被挑了出来,毁掉了。

司马南在西安流血,惊心动魄的“人鼠之战”

围攻

到了晚上八点多,里里外外都有人看守,屋子被围困的水泄不通。突然屋外响起了一连串的掌声。“胡大师来了”,有人说。人们自动让开一条道,有人向他弯腰鞠躬。只见胡万林笑眯眯地踱着碎步子走了进来。立时有人为他摆好一张椅子,就正对着满头污血的司马南一行人。胡万林一屁股坐下来,凝视了司马南半晌,高声说:“你就是司马南?我关注你好久了。”司马南不卑不亢地说:“这下我们算认识了。”胡万林冷哼一声,声音尖刻:“我这个人脾气不好,以前说过不打人,今天又打了人。”胡万林把手指着司马南的脑袋,恨恨地说:“我今天一见到他,就特别想打他!”旁边的人“哗啦”一起鼓掌,有人高喊:“打死他!!!打死他!!!”

胡万林口气一变,说,“气嘛,一分钟就消了,我以前说过不打人,今天我犯错误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打人了。给他们一个认识过程,总有个过程嘛。”说完话,胡万林站起身就走。围观的人又纷纷给他鼓掌,目送他离开。

胡万林一走,刚才陪着他进来的一个叫做郭周礼的人留了下来。这个人一副阴狠相,刚刚打人的时候,他就在远处观望。郭周礼坐下,对司马南等人说,“胡老师先走了,你们好好反省一下,想想错在哪里。你们对柯老师和胡老师不敬,本来嘛,我们就算打死你们也不为过。不过也得让你们知道错误。”他摆了摆手,于是一群患者挤着上前,开始轮流对司马南等人“现身说法”,讲述自己患有什么绝症,又是怎么样被胡大师治好了的。

一个妙龄女郎叉着腿站在桌子上,端着摄像机给现场摄像,大概是为了证明“胡仙师大胜司马南”吧。这时候,有人就指着这个摄像的女郎说,这小妞是一个先天的盲人,二十多年看不见光,结果她从新疆赶过来,胡大师手一摸,立即就好啦……

还有人拉着司马南的手说,他原本身上有瘤子,割下来十几斤重,刚刚割下来,噗嗤,一天又长了十几斤。人家胡大师神功无敌,一发功,就全好了。

为了尽快脱身,让同伴少受点罪,司马南耐着性子听这群人神侃。他对这群人说:嘿嘿,我刚刚下火车,怎么也没想过遇见这样的局面,我从事新闻工作这么多年,没遇见过像今天这样的事情。那些人还以为司马南是夸他们和胡大师,于是拼命地鼓掌。一个人说:“司马南,今天给你长了大见识了。以后少找胡老师麻烦。”司马南说:“我非常非常地受到震动,没有想到我会看见这样的场面。”又是一阵掌声。一个人又开口说,“胡老师把西医和中医体系都推翻了,他开创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新体系,是运动疗法的创始人。胡大师功德如山!”又是一片掌声。

杂七杂八说了半天,说得口干舌燥,那些人拿出一大叠文件,要求司马南他们签署保证书,什么“保证不做伤害胡大师的事情”“保证不伤害胡大师”“保证对终南山医院要客观的报道”“保证不与柯老师做对”……

压着签完保证书,一群人推着司马南他们下楼。胡万林这时候又出现了。胡万林对司马南说:“我们欢迎正面的报道,客观报道。也不要神话我,我的癌症晚期病人的治愈率只有50%。回去后好好读读我的书,不要神话我。”说的司马南等人哭笑不得。

司马南在西安流血,惊心动魄的“人鼠之战”

当今的司马南

以上所述,就是司马南等人在西安遭遇长时间殴打威胁、摁倒在地、抢夺财物、非法囚禁、人身迫害的实况。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知识分子,被一位能量通天的神功大师带领着超过一千狂人团团包围,拳打脚踢,掐脖子,抽耳光,死亡近在咫尺。如同小小孤舟被飓风狂浪抛起,随时会粉身碎骨。真是腥风血雨、惊心动魄!

在事情发生之后,由于媒体的介入,结果是终南山医院被查。但是最后的处理结果,大家都想象不到——胡万林大师全身而退,被另外一个城市公开邀请,到那里继续开医院去了。这个结局,大家一定想不到吧。有的时候,世界就是这样的荒诞。按照作家路云亭的说法,“胡万林现象,仅是豹子身上的一枚花斑,它还有全豹。”如果这只豹子不死掉,胡万林这样的“斑”还会层出不穷。他们是不会亡尽的。

司马南在西安流血,惊心动魄的“人鼠之战”

路云亭

可见司马南他们与伪科学的战斗还不会走到终极,提升全民科学素养还任重道远。没有科学精神的广泛传播,胡万林现象就永远是一种历史常态。从历史观来说,胡万林也不是胡万林,而是蒙昧主义的一个极端的、低级粗俗迷信的宣传者和代表者,他代表了封建残余的力量,而这种粗鄙、落后的东西本该是早就退出历史舞台的。

所以路云亭又悲愤地评论说:“司马南和胡万林之间的决斗,是一场悲剧的不能再悲的悲剧。现代思想与封建残余的较量本身就是现代思想的失败。这多少有点像人类与耗子打起来,甚至决斗,这一定是人类的失败。是人类的尊严与体面,价值与理念的大溃败。


作者:怀疑探索者

==》用代理价购买淘宝、京东、拼多多商品,享全网最高返利,了解一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创客坊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uangkefang.cn/w/648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