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200万美元 这位医学博士干了件牛事:国内仅此1家

融资200万美元 这位医学博士干了件牛事:国内仅此1家

(观看视频请搜索视频号DoctorKP)


记者|张文敏

编辑|刺 猬

人体200亿个免疫细胞,你知道它们是怎么“工作”的吗?有个视频将其“还原”了出来。在视频号中,其播放量超过2000万次,是一次“出圈”的医学视觉内容。

该视频出自优医视觉,一家做医学可视化知识图谱的创业公司。该公司开发出命名为ViewLens的医学可视化图谱数据库,并将以此为基础,实现海量内容提供(CP)。

至今,优医视觉所产内容已经供给至国内顶级机构,如央视、军事科学院、清华大学以及医药领域的头部企业如正大天晴、先声药业、药明等等。此外,团队已推出应用于医院/医生的SaaS可视化工具,真正将医患沟通环节数字化、信息化。

我国医学艺术起步较晚,优医视觉创始人卢康平,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医学博士的创业路

学医11年,博士毕业却没有选择当医生,卢康平的创业故事有些不寻常。

他是一个斜杠青年,一本正经学医,发表过5篇SCI论文,拥有5年的临床工作经验;私下对影视有浓厚兴趣,尤其钟爱动画电影。“很多电影有特技,我会用专业的角度去分析它是怎么拍的,用的什么技术,语言是什么。”卢康平难掩激动。

卢康平的创业,是一种偶然,也是必然。

2012年震惊国内的“哈尔滨医生被杀事件”,那位被杀的医生王浩,正是卢康平同校同院的研究生学弟。因为医患纠纷,刚考上香港大学博士的王浩没能如愿踏入校门。这件事让卢康平深感痛心,而且诸如此类的事件在全国还在发生。

“医患纠纷的根本原因是信息沟通不到位,医患双方处于一种猜忌的状态。”卢康平总结。

那么,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使医生与患者能够更好沟通?答案是有,用3D信息交互的手段。

不过,当时这样的技术在国内却几乎是一片空白。卢康平在跟他的博士生导师一起做海外的干细胞视觉项目时,才第一次对医学视觉技术有了初步认知。他发现,美国在医学与视觉方面比国内领先很多,国内这个领域的工业化水平较低。

于是在2017年,他创立了一家3D医学视觉公司,试图用3D技术,对医学知识进行科普。比如将外科的1000种手术,做成影片,在医院广泛应用,主要方便对患者的宣传教育与风险告知,或者护理知识的讲解等。

机缘巧合,他带领的创业团队在当地政府组织的一次创新创业大赛上,斩获第一名,并拿下300万的投资。然而没过多久,卢康平却发现,单纯做医学Video并不是一个好的解决方案。

1、成本高不可控。他发现,随着客户需求的增加,便会不断地增加成本并无限期地延误时间。2、没有边际效应。随着订单量的增加,成本并没有被压缩,如果用劳动密集型的方法去处理,则会需要不断扩大团队。

国外相关公司是如何解决的呢?通过查找资料,卢康平发现,国外的公司会建立自己的数据库(Database)。“如果想要实现效率,就得有自己的数据库,并且要实现引擎信息化的模式。”此时的卢康平明确了,一定要做医学可视化图谱数据库。

融资200万美元 这位医学博士干了件牛事:国内仅此1家

医学CG数据库中存储的医学知识图谱

医学可视化图谱指以学科知识为逻辑基础、引擎图形为呈现形式,通过创造ComputerGraphics引擎代码,存储医学知识。优医视觉将其命名为ViewLens医学可视化图谱数据库,并以此为基础,衍生出数据管理平台和3D-SaaS应用。

这一数据库的核心亮点依然是颠覆式知识表达。通常情况下,当你与其他人沟通医学知识时,你可能要预先去看一下这相关资料,或者在交流当时头脑飞速的旋转,脑补各种知识。而viewLens数据库将省去脑补环节,用可视化的方式将知识直接呈现出来。相较于市场仍然原始的图文、拍摄、PPT、口述等方式, viewLens可视化的形式更加鲜活生动,易于理解。

市场需求巨大

国外公司如Understand.com等拥有成熟的技术,业务规模辐射数千家医院、数万名医生、数千万消费者。北美一家医学教育公司Nucleus Medical Media,自2017年以来在youtube上的内容点击量每年成倍增加。

在我国,医学可视化艺术领域起步较晚,也可以说是尚未起步。发达国家如美国、德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他们的医学院校,有“医学艺术设计”这个专业,而我国高校目前还尚未设置这个专业,这是导致我国技术落后的根本原因。“真正意义上在做医学可视化图谱的团队,可能只有我们。经过大量的研究,我和团队将医学、艺术、3D技术、引擎技术融会贯通,做出了数十套内部的医学艺术培训方案”,卢康平补充。

卢康平分析,国内行业存在几点问题:1、散,业务被分散至综合公司。2、缺乏行业标准,没有垂直领域的龙头企业。3、技术落后,既往国内对设计领域的不重视,导致SOP流程和技术全面落后于发达国家。4、贵,由于缺乏系统化的提供商,导致均单价格高。而随着国内医药械领域的持续创新,新兴企业却有着巨大的市场需求。

比如在医学产品传播方面,以往仅重视医院渠道的模式落后了,现在企业主还要加强数字化营销,也加重了对C端营销的比例。并且以科技视觉的方式做宣传,越来越被企业主认可,正在成为流行趋势。

在解决民众健康需求的科普知识层面,简明易懂的知识,受到热捧!

而实实在在,院内的、医患交流科普环节,却极度缺乏数字化工具做辅助手段。

以上几个方面的诉求,实际上描绘了当下和未来,患者参与环节的重要性。

有数据显示,2020年,“病人参与的解决方案(软件)市场”全球市场规模1000亿,2021年至2028年复合年均增长率为 21.4%,其中亚太市场发育及提升速度最快。现阶段,我国尚未形成规模化的“医院/患者”知识服务体系供应商。

即使是巨头,也因循守旧,以“媒体”的模式,做医学数字化内容,势必导致脱离实际需求,如字节跳动-小荷医典、腾讯医典等等。国家其实已经重视这个领域,政策也在推动行业发展。国家十四五规划指出:推动三维图形虚拟现实等开发工具,行业应用的数字化建设。

可不得不说,在国内做数据库的开发,是一件长期且难度大的事情。

在研发数据库时,卢康平碰到的第一件难事,是找人。尤其是医学背景的人才,如何让对方放弃“铁饭碗”,出来跟自己创业冒险,极富挑战性。为了挖人,卢康平没少“三顾茅庐”各领域的优秀医生。3年多的锤炼,铁打营盘,优医已打磨出一支“医学 设计 视觉图形”的跨界团队。

第二个挑战是SOP模式。可谓无SOP,不成体系,这反映了视觉型内容的生产模式和标准。他们创新了数字资产管理、知识和资源协调流程、信息采集流程等数十项创新流程。“有了人才培养模式、SOP工作标准,通过调配和管理这些数字资产,就能带动工业化生产。在一个独特的市场挖掘新的需求,创造一种新的商业模式,距离独角兽企业又进一步。”卢康平如是说。

跑通商业化路径

优医在数据库的商业化路径上,主要分为三个板块:1、面向医药械企业,为企业提供数字化内容解决方案;2、面向医院/医生/诊所,提供3D-SaaS软件,解决医患交互;3、面向大众,提供优质的医疗教育内容。

卢康平介绍,viewLens数据库目前有两种核心功能,一是输出素材,二是交互程序。

对于医药企业来说,如果需要向客户介绍一款新药,该药品作用于哪个疾病,起到什么样的作用……面对此类推广需求,合理的数字化内容,会帮助他们的客户更好地理解和接纳。

至今,优医视觉所产内容已经供给至国内顶级机构,如央视、军事科学院、清华大学以及医药领域的头部企业如正大天晴、先声药业、药明等等。这些客户也帮助了我们很多,我们通过与他们沟通互动,积累了很多知识和资源。”卢康平介绍。

此外,大众患者对优质的教育内容有巨大的需求。目前,优医团队已通过视频号开始进行相关内容的传播,其中一条关于免疫细胞是如何工作的内容,传播量已超过2000万次。

在交互程序方面,卢康平已将3D-SaaS可视化工具应用于口腔医生用户。之所以率先选择口腔领域,是基于这个领域的用户接受新事物的意愿和消费习惯的调研。数据显示,全国有18万的口腔医生,接近10万家口腔诊所。口腔医生和诊所执业相对自由,有很多软件和工具类的产品在口腔领域应用,口腔医生和诊所很容易接受新产品,且口腔诊所的小额购买力强。

另外口腔学科知识相对其他学科更简单,试错成本较低,卢康平决定先做口腔领域的3D- SaaS产品。口腔类疾病常见的有250种,ViewLens口腔疾病数据库已经存储了200种,目前正在使用该产品的牙科诊所已达500家。接下来,优医视觉将在美容行业、妇科、骨科或眼科领域发力。

融资200万美元 这位医学博士干了件牛事:国内仅此1家

融资200万美元 这位医学博士干了件牛事:国内仅此1家

3D_SaaS应用于医生

医学可视化,不论是对于大众,对于企业,对于医院来说,在未来都将成为必备的内容和工具。参考国外的行业发展史,医学可视化图谱数据库是一件需要持续投资,但未来可得到长期回报的事情。在这条路上,卢康平带领团队始终在坚持。

==》用代理价购买淘宝、京东、拼多多商品,享全网最高返利,了解一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创客坊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uangkefang.cn/w/692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